主角是苏北宁洛慕川的苏北宁洛慕川抖音热门小说

阿兰一愣,连忙摇头:“公主不可,咱们就只剩下那……”
“快去。”苏北宁打断她,执拗道。
阿兰无奈,只得起身跑去苏北宁房中,
苏北宁忍着心间的剧痛,脸颊轻轻贴在怀中陵游额头上。
她命不久矣,何必在乎冷暖。
只是哥哥为她付出了生命,她不能为他寻一好棺木,也不能让他走的如此潦草。主角是苏北宁洛慕川的苏北宁洛慕川抖音热门小说
风雪漫天,冷宫中的荒地不觉又多了一个土包。
“哥哥,一路走好。”苏北宁努力地稳住声音,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哭。
哥哥心细,若是发现了她的伤心,会走的不安心。
她跪在坟旁,看着一边云嫔的坟:“母妃,哥哥现在在您身边了,他可以照顾您了,苏北宁……也很快会去找你们的。”
只是她不曾想,原本留给自己的坟,竟先葬了哥哥。
苏北宁从怀里拿出哥哥的信,上面斑驳血迹让她心头一窒。

第十章 没有明日

苏北宁颤抖地打开信件,只见原本白皙的信纸都被染成了红色。
她强忍酸涩,一字一句地看着哥哥所写。
信里他一直自责,说没有保护好自己,还说安排了人在洛慕川大婚后第二日接自己离开皇宫。
还让自己离开京城,好好活下去。
苏北宁眼睛渐渐被泪雾遮盖,当看到信的最后三个字——“忘了我”时,她的手如筛子一般颤抖着,压抑着的血再也忍不住。
“噗——!”
一大口鲜血从她口中喷了出来,溅在信和雪上。
苏北宁含泪凄楚一笑,眼前一黑,昏倒过去。
再次醒来,苏北宁就听阿兰在一旁哭泣。
她想抬手安慰,却怎么也没有力气。
她知道,自己怕是熬不了几天了……
“阿兰……”苏北宁苍白唇微张,声音微弱。
“公主。”
阿兰连忙跪到苏北宁面前。
“我给你寻了一个去处,在浣衣局有个沈姑姑,你去找她……”苏北宁扭头看着她,一字一句说道。
阿兰闻言,连忙摇头:“公主,阿兰不走。”
苏北宁面带愠色:“你若想我走的安心,就离开。”
阿兰听罢,再说不出一句话,她冲着苏北宁磕了几个头,这才不舍离开。
……
之后苏北宁便将自己关在房内,直到二月十七,紧闭的房门才重新打开。
面色惨白的她站在云嫔和陵游坟前,平静的眼神下是掩盖不住的悲痛。
“母妃,哥哥,我再去见他一面,因为我熬不到……明日了。”
苏北宁换了一身素朴的衣服,这是她十八年来唯一一套全新完好的衣衫。
太傅府。
红绸漫天,甚至连府外的石狮子都系上了红彩球。
苏北宁抿抿唇,垂下头深吸了口气,抬步跨了进去。
书房。
管家急切地走了进去:“少爷,苏北宁公主来了。”
洛慕川闻言,写字的手一顿,墨滴落在纸上晕花了才写一半的字。
从那日看到苏北宁将陵游遗体背走后,他一直在等她来,不想足足过了近月余,她才过来。
穿过前厅,洛慕川一眼就看见踮着脚简单挂着灯笼的苏北宁。
他眼神一沉,上前接过灯笼,稳稳地挂在檐上。
苏北宁回头看着他,声音细小:“谢谢先生。”
洛慕川手不觉一紧,缓缓道:“六皇子一事,公主节哀。”
苏北宁闻言,愣了片刻,而后浅笑了下:“劳烦先生还记挂着,多谢。”
她笑得勉强,洛慕川却更在意她又消瘦了许多的身子,沉声劝着:“此处的事交给下人,公主回去好好歇息吧。”
“我答应操持先生的婚事,等这件事了,我不会再来打扰先生。”
苏北宁轻飘飘的声音反而让洛慕川心紧了几分,他不由问:“明日,公主何时来?”
然而,苏北宁却沉默了。
她自顾自地一间间房贴着囍字,服用的药几乎已经侵蚀掉了她所有力气,每走几步路就想要停下来喘口气。
可是洛慕川一直在她身后,她不能停,也不敢停。
直到走到最后一间屋子,是洛慕川的书房,苏北宁才松了口气。
她停了下来,回身看着他:“先生与七姐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先生,苏北宁愿你和七姐子孙满堂,白首不离!”
说着,苏北宁笑着将囍字贴在了门窗上。
闻言,洛慕川眸色深沉,却还是道:“谢公主吉言。”
“先生。”苏北宁转过身,语气有些低迷,“我能为你做的都做完了,我……走了。”
听到这话,洛慕川的心又是一紧,再次问:“你明日几时来!?”
苏北宁深深地看着他,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三月已过,她的身体已经撑不到明日了……

第十一章 血染暖玉

苏北宁摇头的那一瞬,洛慕川觉得她离自己忽然远了,远到他好像再也找不到她一般。
府门。
苏北宁跨出门,本就无力的脚被门槛绊了一个踉跄。
一只温暖如十年前的手扶住她,让她免于一摔。
洛慕川握着苏北宁的手臂,一手竟有余,他诧异地看着她。
她怎么这么瘦!?
苏北宁抽回手,好像有意在躲避的眼神闪烁着。
寒风吹着她孱弱的身子,也将她的话带进了洛慕川耳中。
“至此,我与先生再无瓜葛。”
他是她的光,她追逐了十年,却给他造成了困扰,现在她即将一人堕入黑暗。
她其实更想像陵游那样,干脆地说一句:对不起,忘了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主角是苏北宁洛慕川的苏北宁洛慕川抖音热门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