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宁洛慕川主角是什么-小说(苏北宁洛慕川)全文

太傅府。
洛慕川见许久未来的苏北宁突然出现,不觉一愣。
可看到她脸色发白,一副病恹恹的模样,眉头立刻紧蹙起来。
“先生放心,我只是来送婚服。”苏北宁苦笑着,伸手将桌上的箱子打开,“这是贵妃娘娘让司衣局为你特意缝制的,你试一下。”
洛慕川看了眼鲜红的喜服,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苏北宁那苍白如雪的手上。
“先生?”苏北宁唤了一声。苏北宁洛慕川主角是什么-小说(苏北宁洛慕川)全文
洛慕川回神,忽略掉心底那奇异的情绪:“若只是此事,公主大可让宫人送来。”
苏北宁闻言,心脏刺痛难忍,他这是……想赶她走吗?
她以为多日不来,谣言不再,他不会再像之前那般不待见她。
可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
苏北宁将婚服呈到洛慕川面前,解释道:“七姐那里也是我亲自去的,先生试下吧,毕竟是婚服。”
洛慕川看着她,伸手接过婚服,转身去了后室。
不过一会儿,他便走了出来。
苏北宁眸光一震,愣愣地看着一身婚服的洛慕川。
真的好看,这红色极其衬他。
苏北宁像是魔怔了一般走上前,不住地伸出手,却在将要触碰上的前一刻回了神。
洛慕川明明近在咫尺,可不知何时起成了她遥不可及的人。
苏北宁忙后退两步,扯出一丝笑:“很适合先生,七姐试衣时也是这般好看。”
洛慕川依旧不语,目光如同定在了苏北宁身上一般。
此时的苏北宁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先生,尺寸可还合适?若弋㦊合适,那就定下这件了?”苏北宁轻声问着。
洛慕川深沉地看了她一眼:“有劳公主。”
苏北宁笑道:“如此,苏北宁便去贵妃娘娘那儿回话了。”
话毕,她不带一丝留恋转身离去。
望着苏北宁离去的背影,洛慕川只觉心口再次牵起异常的情绪,连他自己都捉摸不透。
皇宫。
回欣贵妃的话后,苏北宁便回了冷宫。
在床榻呆坐一个多时辰,她手握着陵游送给她的胭脂,喃喃出声。
“哥哥,你可知先生穿大红色好看极了,比七姐还要好看。虽然我不能主办他的婚事,但能见到他身着婚服我已经很高兴了。”
苏北宁一边说着,眼眶渐渐聚起了泪水:“希望我这条命能挺到他们大婚落幕,那之后也再无憾……”
“公主!出事了!”
忽然,阿兰满脸惊慌地跑了进来。
被她一吓,苏北宁手中的胭脂倏然掉落在地,碎成了两半。
苏北宁浑然不觉,站起身看着阿兰:“你说什么?”
“六皇子……”后面的话,阿兰怎么也说不出。
苏北宁看着她的样子,好像明白了什么,瞬间瘫坐在地。

第九章 兄长绝笔信

皇祠。
苏北宁看着孤零零躺在地上,了无声息的陵游,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哥……哥哥,你醒醒!”她眼中一片凄凉,颤声唤着。
苏北宁摸着陵游满是血污的脸,欲帮他擦拭干净,可眼泪却不断地落在他脸上,再难拭净。
喉间忽地翻涌起一股咸腥,她强压下几乎涌入喉口的血,看着阿兰嘶声道:“能帮我取一套哥哥干净的衣衫来吗?”
阿兰红着眼点头退去。
见她走了,苏北宁才将淤血吐出,尽数拢在袖中。
她噙着泪,帮陵游束完发。
等阿兰回来后,帮陵游更换衣服时,一封染血的信从他身上掉了出来。
苏北宁一愣,将其拾起。
“吾妹亲启”四字如银针一般刺进她的双眼中,她颤着手将信塞进怀中。
整理好陵游的衣衫后,看着恢复整洁的他,苏北宁眨了眨胀痛的眼睛,竟无泪可流了。
“哥哥……”她声音嘶哑的如同老妪,葱白的手覆上陵游已经僵硬冰凉的手。
苏北宁眼眸怔了怔,见他拳头紧握,似是抓着什么。
可任她怎么掰,陵游的手就如石头一般。
苏北宁眼底一热,伏在他胸口,字字泣血:“哥哥,你安心走吧,不要担心苏北宁,苏北宁已经长大了……”
她不知说了多少遍,凌游紧攥的拳这才裂开了缝。
里面是一张苏北宁的小像!
苏北宁心如刀绞,才压下去的血再次袭了上来。
她隐忍着,将血一口口吞了回去,就像吞下一把把能割开喉管的利刃一般痛苦。
苏北宁背起陵游,一旁阿兰帮忙扶着。
主仆两人带着陵游,迎着风雪一步步往冷宫走着。
尽管苏北宁身躯瘦小,气喘如垂危的病人,但她从未停下。
“哥哥,这次换苏北宁护着你,你不要怕,苏北宁带你去母妃那儿……”
苏北宁又咳嗽了几声,恍然间,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停下来脚步抬起头。
苏北宁瞳眸一怔,几丈外,一袭月白色长袄的洛慕川直挺地站着。
银白的雪,清俊的他,无论是景还是人都一尘不染。
洛慕川看着几乎佝偻成老人的苏北宁,心中莫名一颤,眼底掠过一丝心疼。
当听闻陵游战死一事后,他不由自主地就来了这里。
不想却看见这一幕,他喉结滚动了两下,喉间有些发涩:“公主……”
苏北宁第一次生了想逃离洛慕川的念头,她红着眼,却始终没让眼泪落下。
她继续向前走着,雪落在她的长睫上。
“先生,我……我要先送哥哥走,所以就不和你说话了……”
苏北宁沙哑无力的声音让洛慕川心一紧,眼睁睁地看着她艰难绕过他。
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去帮忙,苏北宁突然道:“不可!先生即将大婚,不可沾染我们这污秽血气,先生……请回吧。”
洛慕川手僵在半空中,苏北宁的话一字字砸在他的心头,闷的生疼。
十年来,他头一遭被苏北宁拒绝。
再回神过来,那单薄的身子早已远去,只有没过脚踝的雪地上留下的深深脚印。
冷宫中,阿兰将一卷破席铺在地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苏北宁洛慕川主角是什么-小说(苏北宁洛慕川)全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