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小说宋婉怡时君硕全文阅读-宋婉怡时君硕无弹窗

宋婉怡还没走进内殿,就听宫女谈论说,几日后静安公主便要出嫁戎国了。
她没想到时间竟过得如此快……
照常伺候公主,这次静安从未有过的乖巧。
“婉儿,母后说嫁到戎国,就会多一个人疼我,是吗?”
宋婉怡闻言,喉咙苦涩,答不出,只闷声点头。
不管是羌国还是戎国,皇宫中争斗不休,哪能得到皇帝真心相待?!
“真好,静安也能和婉儿一样,嫁给欢喜之人……”静安笑着说。
宋婉怡看着她脸上的笑,眼底莫名被刺痛。
本想求她救哥哥的事,也开不了口了……
临近傍晚,宋婉怡才从宫里出来。

精选小说宋婉怡时君硕全文阅读-宋婉怡时君硕无弹窗
回到客栈。
刚打开房门,她就被一身酒气的高大身影钳制住。
五年的夫妻,只接着朦胧的月光,她就认出了此人是时君硕。
“陆大人,你来做什么?”
时君硕低头将她锁在视线中,灼热的气息吐出:“自是行夫妻之事。”
宋婉怡闻言,眸色顿变,就要将他推开。
五年来,他从未碰过自己,如今两人和离,他却……
时君硕见她挣扎,毫不怜惜的将她压向房门。
宋婉怡受伤的背狠狠撞在门板上,钻心刺骨的疼。
她紧咬唇瓣,抬手一耳光直接落在了时君硕冰冷的侧脸上。
“别逼我恨你……”
时君硕脸颊一阵滚烫,他幽冷的眼眸霎时冷了下来。
“你敢打我?”
他脑中清明了不少,禁锢住宋婉怡的手微微松开。
“你会主动来求我!”
话落,他摔门离去。
宋婉怡背靠着房门蹲下,泪水从眼角滑落。
翌日。
宋婉怡照常去大牢看兄长。
可狱卒却告诉她:“令兄的事已被锦衣卫接手,陆大人下令,任何人不得探监。”
想着昨夜之事,宋婉怡还有什么不明白。
她只能回锦衣卫指挥使府邸。
书房内。
宋婉怡看着正处理公务的时君硕:“为何要插手我兄长之事?”
“要你回府。”时君硕抬头,毫不掩饰道。
宋婉怡身体一怔。
时君硕坐在桌前,眸色不明的看着她,不紧不慢道:“你从府里带出去的银钱已经被散的差不多了吧,身无分文的你,如何能从天牢救人?”
宋婉怡强压住心底的怒意:“我们已经和离了。”
时君硕轻笑一声,起身朝她走近。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本督从未答应!”
话落銥誮,他的手落在宋婉怡苍白的脸上,第一次放低姿态。
“只要你回府,本督保证你兄长毫发无伤。”
宋婉怡躲开他的手,眼眶发红。
“当初,怨恨娶我的是你,如今我放你离开,你为何又如此逼我?”
时君硕神色一怔,一时说不出话。
宋婉怡满嘴苦涩:“若我哥出了变故,我绝不会原谅你。”
说完,她转身离开。
时君硕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想着宋婉怡刚才的话,眸色逐渐深沉。
……
宋婉怡从指挥使府邸出来,就要去皇宫,求静安公主。
可还没到皇宫,就看见了从前跟在哥哥身后的小厮,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赶过来,唇齿轻颤。
“小姐,这是少爷给您的。”
宋婉怡看着那封带着血迹的书信,只觉一道天雷朝着自己劈了下来。

第九章 前往和亲

小厮告诉宋婉怡,顾谨墨是自缢而亡。
宋婉怡却不敢相信,她颤抖着手,打开了信件。
信件上洋洋洒洒写满了字,但所有话都是为宋婉怡着想。
在读到最后一句话时,宋婉怡强忍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羌国终年下雨,哥哥喜暖阳,当第一束暖阳照在你上身时,那是哥哥来看你了。”
宋婉怡眼眶通红,看向小厮,喉咙哽咽。
“我哥哥呢?”
“死在牢里的人不能留,按规矩,已丢至乱葬岗。”
听到这话,宋婉怡心尖一缩,迅速朝乱葬岗跑去。
外面还是阴雨连绵。
宋婉怡踉跄赶到乱葬岗时,举目望去,四周空旷无人,杂草成堆,荒坟无数。
可不管她怎么找,都寻不到兄长。
……
锦衣卫指挥使府。
一侍卫急匆匆向时君硕禀报:“大人,顾谨墨已在狱中自尽。”
书房内,时君硕蓦然起身。
“夫人在哪?”
时君硕下意识不想让宋婉怡知道这事。
可是侍卫的话却让他瞳孔一震。
“夫人去了乱葬岗。”
一阵脚步声响起,侍卫再抬头时,书房中已无时君硕的身影。
……
乱葬岗。
时间一点点过去,宋婉怡脚步蹒跚,衣裙沾满泥泞。
突然,宋婉怡脚下一个趔趄,快要摔倒之时,忽然被一双坚实有力的大手给接住。
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宋婉怡堪堪站稳,目光落向时君硕。
“我兄长亡了……”
她含泪说着,苍白的唇没有一点血色。
“陆大人,你现在满意了吗?”
时君硕看着她通红的眼眸,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精选小说宋婉怡时君硕全文阅读-宋婉怡时君硕无弹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