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热文小说(迟语季南风)讲的是什么-小说迟语季南风大结局

季南风和苏若晚结婚那天,玫瑰气球铺满整个宴会厅。
他一直注视着门口的方向,等着那个说会来的人。
可是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看见迟语的身影,不知为何,季南风心里一阵躁动,忍不住拿出手机走到酒店门,拨出迟语的电话。
“滴……滴……滴……”
电话响了很多声,却直接挂断了。
季南风又执着的打过去,还是没有一次被接通。
他就站在酒店门口,漆黑的目光望着远处,深眸里情绪不明。
她明明说过,她会来的。
宴会厅宾客如云,可季南风却莫名执着在门口等着迟语来,苏若晚和季母无数次催他进去,他就是不肯。
直到仪式都快开始了,他还是一动不动。
也不去想自己为什么就是一定要等到她才肯开始仪式。
他只是固执的认定,迟语会来,所以他要等。
很快,来了一个熟悉的人。
何叶提着一个礼袋走过来,季南风看见她,立刻急切的问:“迟语呢?我等了她两个小时了,她没跟你一起来?”
何叶淡淡一笑,语气带着讥讽:“才两个小时。”
怎么比得过迟语的五年。
季南风眉心微皱,仿佛不理解她的意思。
何叶又道:“你放心,她会来的,毕竟参加你的婚礼,是她的心愿。”
“我先替她送你一个新婚礼物。”
说着,她把手中的礼袋递给季南风。
礼袋十分的重,不像是什么精致的礼物,季南风拿出来后,眼神微滞。
里面是满满一袋子的报纸和机票。
报纸里的新闻全部是刊登的满世界寻找各地失踪人口的消息,另外还有厚厚一沓云城到昆士兰州的往返机票,竟然足足有三百多张。
季南风心头一紧,昆士兰州,是他当年坐的那班飞机的目的地。
“五年前,你飞机失事,迟语疯了,非觉得你没死,想尽办法跟国外的航空公司取得联系,只要有可能是你的人出现,她就立刻飞去昆士兰,但每次都失望而返,季南风,你觉得,这五年一次又一次,坐了三百多次飞机去找你的她,
季南风呼吸发紧,“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何叶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问题:“你难道忘了吗?五年前你上飞机前,亲口对她说要她等你,那个傻丫头真的信了啊,她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等了你整整五年,结果呢,她等了五年,却等回你牵着女朋友回来,等回你和女朋友亲亲密密,等回你跟别的女人结婚!”
季南风心头巨震,攥着那三百多张机票,连声音都在颤抖,“迟语呢?她在哪儿!”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季南风转身望去,却看到一条浩浩荡荡的队伍朝这边走来,要从酒店门口经过。
走路的人穿着白衣,车子上全部点缀着白花。

新上热文小说(迟语季南风)讲的是什么-小说迟语季南风大结局

季南风看着这诡异的队伍,心里产生一股强烈的不安。
何叶的目光掠向远处,带着浓重的哀伤,“她想亲眼看你结婚,所以我让送葬队伍从你结婚酒店经过。”
送葬!
季南风的心狠狠一跳,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白色队伍缓缓走近,他看到最前面的人手中捧着一张黑白照片。
而上面的人,正是迟语!
第十章
在看清那黑白照片上是迟语如花的笑颜后,季南风如遭雷击,接连后退了两步。
这白色的仪仗队,以及领头人手捧黑白相片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可季南风却有些不敢相信。
迟语死了?
不……这怎么可能!分明几日前她还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
季南风有些呆滞的看向这全员白色的送葬队伍,有些震惊。
“迟语她……怎么了……?”
何叶看见季南风如此震惊的模样,对他却半分同情都没有。
她只是讥笑一声,说道:“怎么了?你还有脸问她怎么了!”
“等你回来的这五年,语语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几度想要轻生。她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都是靠着坚信你能回来的念头。”
“因为她坚信,只要你一回来,就会和她在一起!可你一回来,不仅对她态度冷漠,甚至还在她的生日当天给她送上你婚礼的请柬!”
“季南风,你知不知道,语语这五年来,原本活着的唯一盼头便是治好抑郁症后等你回来。”
“可自从你回来之后,频频为了苏若晚伤害她,她屡次因为悲伤过度没有吃药。一周前,她更是因为状态太差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而就在昨天,她把我支开,在病房里割腕自杀了!”
听见迟语因为抑郁症自杀的消息,季南风感觉自己仿佛被万剑穿了心。
他怎么也没想到,几天前还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的人,如今再见竟是天人永隔。
何叶的声音也染上了哽咽。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明知道,语语她从小就过的特别苦。你的存在,几乎是她生命中的唯一一丝甜头,你是她生命里唯一的温暖。”
“是你教会了她什么是爱,如何去爱。所以语语一直以为,你当年对她那么好,就代表着你和她的心意是相通的,你也是喜欢着她的。”
“五年前你飞机失事的时候,所有人都笃定你回不来了,只有语语,固执的认为你还活着,又固执的等了你一年又一年。”
“你真的以为她这五年都没谈过恋爱,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吗?不是的,是因为她一直在等你。可语语她却未曾想过,原来你从没爱过她!”
听到何叶的这话,季南风的心不由得刺痛了一下。
不知为何,在听见何叶的描述时,季南风的脑海中几乎能立马浮现出迟语这些年来傻傻的等待着他的样子。
那三百多张在云城和昆士兰州之间往返的机票,都是迟语爱他的证明。
如果不是因为深爱,她又怎么会因为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亲自飞到昆士兰州去确认?
此时,季南风一袭板正的黑色西装,在全体通白的仪仗队面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何叶略带嘲讽的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季南风,你根本就配不上语语的喜欢。你今天不过等了她两个小时,就觉得坐立难安,焦躁万分,那你可曾想过,她那无望的五年究竟是怎么过的!”
第十一章
“三百多次飞行,也就代表着三百多次燃起的希望。你有没有想过,语语她在心中燃起希冀,又一次次的被现实浇灭之后,她该有多难受!而你分明还活着,却要叫语语承受这些痛苦。对你来说,报个平安就那么难吗?”
意识到自己的话终究是有些僭越,何叶吸了吸鼻子,随即说道:“罢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的祝福也送到了,接下来,我就不打扰你和苏小姐的婚礼仪式了。”
随即,何叶带领着送葬队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店门口。
独留季南风一人,面上毫无血色的站在门口,几乎快要站立不稳。
送葬队伍方才闹出的动静不小,因此宴会厅内的季母和苏若晚都纷纷跑了出来。
看见自家儿子失魂落魄,脸色苍白的模样,季母忍不住问道:“阿言,你这是怎么了?”
苏若晚注意到了不远处还未走远的送葬队伍,忍不住小声抱怨道:“这是谁家死了人,竟然从我们结婚的场地前面经过,真是晦气死了!”
苏若晚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被季南风听了去。
他看向苏若晚的眼神中满是冷意,随即他扭头看向季母,说道:“妈,语语她去世了,今天这婚,我看是结不了了。”
听见季南风说起迟语去世的消息,季母的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因为季家和迟家自幼便是邻居,所以季南风和迟语从小就爱在一块儿玩,因此迟语也算是季母看着长大的。
季南风失踪的这五年,也唯有迟语时不时的会去看望季母,宽慰季母愁肠百结的心。
因此在季母心中,迟语和她半个女儿没有什么分别,如今猛地知道迟语去世的消息,季母也有些震惊。
“语语怎么突然就去世了?发生什么事了?”季母有些紧张的问道。
季南风的心梗了梗,随即答道:“她……得了重度抑郁症……郁郁而终了。”
他终究还是没能说出,迟语是割腕自杀的事情真相。
闻言,季母惊讶的捂住了张大的嘴。
季南风回来的这些日子,季母因为太过于开心儿子失而复得,因此每日围着季南风打转,竟然都忽略了迟语已经好久未曾出现过了。
她竟都不知道,这些年来迟语一直患有重度抑郁的事情。
在她面前时,迟语一直是那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季母竟从未看出来她竟同时在忍受重度抑郁症的折磨。
季母不忍感慨道:“语语这孩子,还真是命苦……她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想到如今却是我这个白发人先送黑发人了。刚刚那送葬的队伍,就是语语的吗?”
季南风点了点头,“妈,我想去送语语最后一程,今天这婚……”
第十二章
季母握了握季南风的手,表示理解,安抚道:“语语也算是我半个女儿,她的葬礼,我们于情于理是得要去参加的。阿言,你就放心的去吧,婚宴这边的事情交给妈,若晚,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原本听见迟语去世的事情,苏若晚先是惊愕,随后便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陪着季南风回国后,她从见到迟语第一眼时,便对她有毫不掩饰的敌意。
原因无他,没有哪个女人会对心仪自己男朋友的青梅心生好感。
尤其是,迟语比她年轻,还比她生的好看。
最重要的是,她和季南风已经认识了太多年,很可能会成为她嫁给季南风路上的绊脚石,这让苏若晚的心中警铃大作。
如今迟语因故去世,苏若晚的心结终于可以解了。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季南风竟然会为了迟语,推迟他们的婚礼!
此时听见季母问询她的意见,苏若晚的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婚纱裙摆。
她看向季南风,希望他能够出来调节一下这个有些尴尬的局面,奈何季南风的目光只是悲伤的追随着刚刚送葬队伍离开的方向,并未看见苏若晚面上的窘迫。
随后,等到那白色的送葬队伍彻底消失在道路尽头的时候,季南风便再也忍耐不住,丢下一句:“妈,若晚,抱歉,我先失陪了。”
随即,季南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店大门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新上热文小说(迟语季南风)讲的是什么-小说迟语季南风大结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