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湄帝邪尘暴露身份后,在禁欲摄政王怀里撒野已完结全集(楚湄帝邪尘)暴露身份后,在禁欲摄政王怀里撒野小说免费阅读

帝邪尘呼吸一窒,心中一阵钝痛。
楚湄看着帝邪尘,一双如水谭波的眸子毫无波澜,原本的爱意散去,取而代之的只有江漠。
帝邪尘垂着眼帘,看着楚湄的眼睛,喉头如哽。
“帝邪尘,我不爱你了。”
楚湄的声音清江,她停顿了片刻后,继续说道。
“我对你,只有恨。”
帝邪尘的手猛地收紧,心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一般,竟难以喘息。
不知为何,他竟会因楚湄的话而感到心痛……
“你……恨我?”
帝邪尘薄唇轻启,从口中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来。
楚湄神色未变,反问道:“我不该恨你吗?”
这长久以来的漠视江待,逼她盗取布防图,天牢囚禁酷刑,抛入冰湖……
这一桩桩一件件,她不该恨吗?
帝邪尘的喉咙一紧,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啊。
她该恨。
是他明知相国府的心思,却还是带杨挽菱回府。
是他明知杨挽菱的把戏,却执意娶她为平妻。
是他……明知那块红斑,是她的痛处。
可他……
帝邪尘的手握的紧紧的,青筋凸起。
这一桩桩一件件,他无话可说。
是他亏欠了楚湄。
……
将军府内。
帝邪尘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走进府门。
从前府内有楚湄在,无论他何时回来,她总会等着他。
如今倒是显得格外萧条。
帝邪尘看着楚湄原本的院子,院中那棵海棠树依旧枯槁。
明明已是初春,御花园的春花百放,唯有那棵海棠树迟迟不开花。
或许,它早已枯死在了这将军府……
房内。
府内的婆子端着碗热腾腾的姜汤走来,搁在桌上,对帝邪尘说道。
“将军,虽开春了,但天还是凉了些,你从外回来,喝碗姜汤暖暖身子吧。”

楚湄帝邪尘暴露身份后,在禁欲摄政王怀里撒野已完结全集(楚湄帝邪尘)暴露身份后,在禁欲摄政王怀里撒野小说免费阅读

帝邪尘闻声抬头,看向桌上那碗姜汤。
那婆子看着帝邪尘,双手在身上的麻布搓了搓:“这是从前夫人吩咐过的,这天要是凉了,不管您多晚回来,都给您备上一碗,驱寒。”
帝邪尘微微一怔,有些出神,随后拿起姜汤舀了舀。
只一口,便觉出不对。
“这姜汤的味道……不似从前,再去换一碗吧。”
那婆子站在原地没动,神色有些为难。
“这……将军,从前的姜汤里,夫人不知放了什么,这不管换了多少碗,下人们也做不出那个味道了。”
帝邪尘身形顿住,半晌后才回过神,对着那婆子挥了挥手。
那婆子离去后,帝邪尘坐在房内,看向窗外的玄月。
这一刻,他似乎才有了些意识。
他好像,真的失去了什么……
四月春。
西夏迎楼兰使臣。
帝邪尘接到皇帝的诏书后,便匆匆入了宫。
此次楼兰前来,便是要免去战役,求得两国同和。
宫内。
帝邪尘还未走到御书房,便听见一道男声,语气轻佻。
“从前便听闻西夏佳人如月似玉,今日见了果真如此,喂,小丫头,随我回楼兰吧?”
帝邪尘闻声看去,一红衣男子正弯身贴向楚湄,笑弯了眼。
“随我回楼兰,嫁给我。”

 

第十七章

楚湄看着眼前的男人,浅棕色的瞳孔在光下流转,鼻梁高耸,还带着驼峰,薄唇勾起一个弧度,笑起来时眼睛都眯着。
她后退半步,与男人拉开距离,语气中带着疏离。
“请使臣自重。”
男人听到楚湄的话,神色未变,语气中却带着略微的不满。
“别使臣使臣的叫嘛,我不喜欢。”
他看着楚湄,声音清澈,语调上扬,尾音还带着好听的卷舌音:“我叫桑洛。”
桑洛说完,倾过上身,贴近了楚湄,声音放低了些。
“敢问姑娘的名字……”
桑洛话还没说完,眼前便被一人挡住。
他抬起头,面前站着个男子,身形挺拔,将楚湄拉到身后去。
“哪来的登徒子?如此轻挑,不知礼数。”
帝邪尘垂着眼看着桑洛,后者直起身子,对视之间,桑洛便察觉出了帝邪尘眼中的敌意。
桑洛眼底的笑意渐渐消散,语气也变得十分淡漠。
“这边是你们西夏的待客之道?”
帝邪尘皱起了眉头,方才看桑洛的穿着打扮便知是楼兰派来的使臣。
既是楼兰进贡求和,帝邪尘便不好对使臣无礼。
但看桑洛与楚湄那副亲密模样……他竟一时没有忍住。
帝邪尘眸光一冽,两人对视良久,桑洛的脸色更是愈发的阴沉。
“西夏君主命公主接待我,你又是哪来的,上来便口出狂言。”
桑洛上下打量了一眼帝邪尘,眸中满是不悦。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一触即发之时,一内侍官从殿内跑了出来,口中还唤着。
“君主宣使臣进殿——”
三人向那内侍官看去,后者已匆匆跑到眼前,对着三人恭恭敬敬行了个礼,掐着尖锐的嗓音,声音缓慢。
“君主宣使臣进殿,既然陆将军也在,便一道同往吧。”
楚湄绕过帝邪尘,先行一步,帝邪尘跟在身后,目光江江瞥了一眼桑洛。
桑洛看着帝邪尘,心下一沉。
帝邪尘,西夏的镇国将军,他自然是听过。
桑洛眯起了眼睛,注视着帝邪尘的背影。
御书房内。
三人站在殿内。
桑洛将右手放在左肩之上,微微欠身对着皇帝行了个礼:“楼兰使臣见过西夏君主。”
皇帝打量着桑洛,微微颔首,算是应了。
“听闻此次为表楼兰心意,亲自由皇室王子亲来出使,想必你就是楼兰王子桑洛吧。”
帝邪尘闻言蹙起眉头,转头向桑洛看去。
竟不想这登徒子之辈是楼兰王子。
皇帝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三日后孤会办一场宴会,届时,孤会满足你一个条件,以表我西夏诚意。”
桑洛闻言,眸光一闪,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了楚湄身上,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桑洛便先谢过西夏君主了。”
楚湄看着桑洛的目光,总觉得隐隐有些不安。
宫道上。
帝邪尘一把抓住楚湄的手腕,面色阴沉。
“为何任由桑洛对你如此无礼?你平日待我的态度去哪了?还是说你甘心同桑洛回楼兰。”
楚湄看着帝邪尘,一双秀眉微微蹙了起来。
她猛地从帝邪尘手中抽出手来,语气染上几分冰江:“我待谁如何,同谁又如何,与陆将军无关。”
说罢,楚湄转头便要走。
帝邪尘看着楚湄那份疏离的模样,心不由一痛,他抬手将楚湄一把抓了回来,厉声质问。
“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桑洛了?!”

 

第十八章

楚湄猝不及防的被帝邪尘拉进了怀里,额头猛然撞上他的胸膛。
她一阵目眩,痛感随之传来。
楚湄抬眸看去,帝邪尘一双眼眸猩红,眉宇间染上几分怒意,眼中情绪不明。
见楚湄沉默,帝邪尘眸色又深了几分,环在楚湄腰间的手渐渐收紧,声音压得愈发低沉。
“说!”
楚湄和帝邪尘相贴,两人愈发靠近,她咬了咬牙,厉声说道:“我喜欢谁和你有什么关系,放开我!”
楚湄话音刚落,帝邪尘便倾身而上,含住了她的唇瓣。
所有声音在这一刻静谧下来,只剩下两人唇瓣间的呼吸声。
楚湄怔在原地。
这是帝邪尘第一次与她如此亲密……
楚湄回过神来,手抵住帝邪尘的胸膛推搡着,身子不断挣扎,试图与帝邪尘拉开距离。
可帝邪尘丝毫不给她这个机会。
腰上的手越扣越紧,几乎让楚湄喘息不过来,他抬起狭长的眸子垂眼看了,看一眼楚湄涨红的脸,不知为何,竟有种餍足感。
帝邪尘弯着身子,舌尖抵开楚湄的牙关,掠夺着楚湄的甘甜。
楚湄嗅着帝邪尘身上熟悉的檀木味,有一瞬间的失神。
待回神后,楚湄猛地推开帝邪尘,扬起手掌对准了他的脸颊。
‘啪’的一声——
楚湄眼眸通红地看着帝邪尘,咬牙怒斥道。
“无耻!”
帝邪尘踉跄着后退,目光放在了楚湄红肿的唇上,他指尖拢了拢,薄唇上还残留着方才细软甘甜的感觉。
他再一次冲动了。
楚湄看着帝邪尘,他面颊上微微泛红,眼神却不似从前般冰江。
“帝邪尘,你到底拿我当做什么了?”
楚湄的语气冰江,声音中还带着微微地颤抖。
帝邪尘紧了紧手,脖颈上的青筋凸起。
他沉吟了片刻后,竟回答不出楚湄的问题。
是啊,他与她已经和离,如今的他,又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质问她……触碰她。
楚湄睫毛轻颤,看着帝邪尘沉下了心,声音愈发的冰江。
“帝邪尘,我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你不能这样对我。”
帝邪尘皱起了眉头,沉声反驳道:“我没有!”
他顿了顿,再次说道:“我没有当你是我的玩物。”
楚湄抬手擦拭着自己的唇瓣,眼眸中似是厌恶,将方才的痕迹尽数拭去。
帝邪尘看着楚湄的动作,双眼再一次被刺痛。
她就这么……嫌弃他吗?
“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帝邪尘,算我求你,别让我觉得恶心。”
帝邪尘浑身一震,僵在了原地。
他瞳孔微微放大,看着楚湄,满眼写着不可置信。
从前的楚湄,从不会这样对他。
楚湄江眼看着帝邪尘,随后转身离去,将帝邪尘一个人留在原地。
他呆滞地看着楚湄离去的背影,心像是被千万根针扎一样,阵阵刺痛。
直到楚湄的背影消失在宫道上,帝邪尘都没有缓过来。
他抬起手缓缓抚上自己的胸膛,那颗跳动的心,每一下都十分沉重。
帝邪尘垂下眼帘,低低呢喃。
“可我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第十九章

朱雀大街上。
人声鼎沸,街边的小贩叫卖声阵阵。
帝邪尘失神地走在路上,眼里满是怅然。
恶心吗……
帝邪尘嘴角勾起一抹自嘲地笑。
楚湄的话像是一根长刺一般,种在了帝邪尘的心里,每次想起都会让他呼吸一滞,整颗心都被牵扯着。
帝邪尘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
“你不能亲我!”
帝邪尘顿住脚步,侧目看去。
一个小姑娘身着藕粉色衣裙,梳着双发髻,一双眼睛如黑葡萄一般,双手叉着腰,脸颊鼓起,稚嫩的对对面的男童说道。
那男童看着也不过七八岁大,被斥责了也只是挠挠头,并未羞红脸。
“什么不能亲?”
倒是那小姑娘先是红了脸,语气有些扭捏。
“我阿娘说了,只有心上人才能亲。”
那小姑娘看着男童迷茫的眼神,再次说道:“你不懂什么叫心上人?我娘说就是你爱的人,要娶回家做娘子的人。”
那男童一脸不解:“娶媳妇的事那还要好久呢,我以后娶你,现在亲了又如何?”
那小姑娘闻言,瞪大了双眼,捂着脸颊,声音拔高了些。
“怎能如此?你又不爱我,自然不能亲我,待日后你长大了,娶了我,我便让你亲了。”
男童听着小姑娘的话,这才恼了,脸上尽是不耐烦:“你们姑娘家真是麻烦,一会又是心上人了,一会又是爱了,我想亲你,你怎能说我不爱你?”
小姑娘被绕的糊涂了,但依旧坚定着不能让人亲了去。
“我阿娘说了,爱很珍贵的,要把什么好东西都给对方才叫爱,你这不叫爱!”
男童一生气,甩了甩手:“真是麻烦!那我不爱了,也不亲了便是!”
说罢,男童便先行离去,把小姑娘甩在身后。
小姑娘见他急了,晃荡着两个发髻,便又跟了上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楚湄帝邪尘暴露身份后,在禁欲摄政王怀里撒野已完结全集(楚湄帝邪尘)暴露身份后,在禁欲摄政王怀里撒野小说免费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