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言情小说丫头,我这束月光只照向你免费观看-小说丫头,我这束月光只照向你(霍砚姜愫)今日已更新最新章节

可最终,想到那天在包厢里发生的事,想到父亲的那些威胁,霍砚敛下眉眼。

将手机彻底关机。

五年后。

霍氏集团早已是京北不可撼动的商业霸主,而霍家太子爷接手家业不到一年,便以其雷厉风行的手段闻名于业界。

集团一楼,霍砚身后跟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黑色手工西装,气质低调沉稳。

“霍总,君莱酒店项目已经启动,集团选了5名海内外知名的空间设计师合作,上午十点他们的竞稿结果会出来,需要您亲自公布。”

霍砚利落点头,君莱项目是霍氏下半年的重点项目,他一向非常关注,接过王助理手中的设计稿后,其中一份吸引了他的注意。

霍砚停下脚步,“设计师们人呢?”

王助理:“都在十二楼会议室,您手上这副是一位来自纽约的女设计师的作品,她去年横空出世,因为做了艾莫尔艺术馆的设计而声名大噪。”

“上去看看。”

王助理有些不明所以,但看霍砚已经走向总裁专属电梯,也立刻跟了上去。

十二楼会议室前,王助理为他推开门,里面的人瞬间看向前面。

霍砚连头都没抬,倒是王助理眼观鼻鼻观心,知道霍总大概是中意那位纽约设计师的作品,问道:“YOYO设计师是哪位?”

会议室最末尾,一个十分高大帅气的青年伸手,笑得爽朗大方:“这儿。”

怎么是率走男人?

霍砚蹙了蹙眉,刚刚王助理不是说,这个YOYO是女设计师吗?

舒延解释:“我是YOYO的男朋友,她刚刚出去接电话了。”

这时,会议室门被再次打开,一个身材纤瘦的,穿着驼色大衣的女人走进来。

她双眼看向霍砚,笑容温柔大方。

“你好霍总,我是YOYO,你也可以叫我姜愫。”

最火言情小说丫头,我这束月光只照向你免费观看-小说丫头,我这束月光只照向你(霍砚姜愫)今日已更新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霍砚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位新秀设计师YOYO居然是姜愫。

五年不见,姜愫的五官愈发出落的温婉可人,而她的身上,如今也褪去了五年前那副怯生生的样子,举手投足间都是自信的痕迹。

这样的姜愫,比五年前的模样更让霍砚着迷。

霍砚盯着不远处姜愫的脸,感觉无数的记忆纷至而来,好像走马灯一般从他的脑海中划过。

见自家总裁始终一言不发,好像在走神。

王助理也不好催促自家老板,只得擅自开口道:“YOYO设计师你好,我们霍总很中意你的作品,期待能在以后与你达成合作。”

闻言,姜愫无所谓的笑笑,“谢谢,能参加霍氏集团的最终轮项目竞稿,是我作为一个空间设计师的荣幸。”

霍砚还没说话,会议室内的另一位设计师忍不住了。

一个留着胡子的长发男人,语气不太好的开口道:“霍氏集团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宣布竞稿结果前就先内定了吗?”

闻言,王助理本想解释,说这只是霍砚的私人喜好,并不会对竞标结果产生影响。

只是王助理还没来得及说话,霍砚就蹙着眉头开了口:“你哪只耳朵听出来了这是在内定?”

听见霍砚的话,王助理抿了抿唇,默默地后退了半步。

王助理知道,这位叫莫迪的设计师已经踩到了霍砚的雷点,即将被霍砚的毒舌所荼毒。

跟在霍砚身边一年,王助理知道霍砚向来人狠话不多,但一旦有人说了些出格的话或者做了些出格的事,霍砚的嘴是从来不饶人的。

“我中意姜愫的设计,代表的是我个人的喜好,并不代表这次竞标的结果。期待和她合作,意思是祝她这次竞稿成功,哪怕这次竞稿未能成功,我也代表霍氏集团期待能在之后的项目上与她合作。”

“我觉得,我助理好歹是麻省理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表达能力还不至于差到只是说了短短的一句话,就能引发这位先生联想出了这样不利于霍氏集团品牌形象的歧义。”

“而且,我也并不觉得,我霍砚如果要内定一个人,还需要大张旗鼓的搞什么竞稿会。”

“既然如此,这位……莫迪先生?请问你还有哪里没听明白的吗?需不需要我再为你解释一下?”

姜愫在会议室末端坐下后,便没有再看向霍砚,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用冰冷的语调为自己出头,一如五年前那样。

或许,无论五年前还是现在,霍砚从来也不是为了她出头。

或许他只是偏生有些嫉恶如仇的爱好,看见有人挑战了自己的底线,就忍不住说上一两句泄愤。

毕竟,霍砚对她,从来也只是玩玩而已。

姜愫的唇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唯有在听见“麻省理工”那四个字的时候,她的身子陡然一僵。

一些不太好的回忆,顿时又席卷了姜愫的脑海。

========

第十二章

而那位叫莫迪的设计师,被霍砚这一顿输出说的脸都白了,神色有些尴尬。

莫迪悻悻的说道:“抱歉,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误解了霍总的意思。”

王助理此时看了一眼腕表,笑眯眯地出来打了个圆场。

“现在是上午的九点五十五分,五分钟之后,这次的竞稿结果就会被准时送进会议室。”

“这次的竞稿形式采用的是霍氏集团所有总监的实名投票制度,一共会有二十一位总监参与投票。”

“设计稿在参赛期间的展示也是匿名展示的,很好的避免了投票者的个人感情色彩。这次的投票期间更是全程录像,是绝对能保证公平公正公开的。”

“所以还请各位设计师放心,各位用心创作后递交的稿件,霍氏集团是绝对不会辜负的。”

“而今天霍总特地提前来到现场,和各位设计师一起等待竞稿结果,也足以体现了我们霍氏集团对君莱酒店这个项目的重视。”

“各位设计师的稿件能进入最后的决策轮,说明大家都是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就算这次没有竞稿成功,霍氏集团也保证,今后会优先邀请各位设计师参与霍氏集团的其他项目。”

王助理不愧是霍砚早前从将近二十名助理候选人中挑选出来的最强公关,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既打了莫迪的脸,又很好的安抚了其他设计师的怀疑情绪。

此番王助理和霍砚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在座的其他人哪里还能有什么异议?

于是,一时之间,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大家都在静静的等待着五分钟之后,竞稿结果的到来。

由于霍砚的到来,会议室内的气压都低了不少,没人再敢左顾右盼的小声交谈,大家都眼观鼻,鼻观心,祈祷这五分钟能过去的再快些。

偌大的会议室内,唯有舒延一个人饶有兴致地盯着霍砚看。

原本正打量着窗外的霍砚,在感受到舒延的目光后,一双淡漠的眸子立马便对上了舒延的视线。

舒延被那凛冽而带着一丝敌意的眼神吓了一跳,立马便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舒延心中不由得腹诽,不愧是这么大的集团总裁,眼神就是犀利。

霍砚牢牢地盯着舒延,他没有忘记,刚刚这个男人说自己是姜愫的男朋友。

舒延长得不赖,一看就是阳光活泼的大男孩类型,和他截然相反,这样的认知让霍砚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抹烦躁的意味。

曾经那个把他比作月亮,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女孩,身边已然站了别的男人。

霍砚不由得想起,当年姜愫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在他身后向他大声告白,仿佛用尽了她这辈子的勇气。

那时候的姜愫,明明是那样怯弱又胆小的一个人,居然能一次又一次的挡在他的前面,有一种誓死都要保护他的勇气。

她说:“我认识的霍砚……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是天上的月亮,是黑暗里的救赎。”

这样无条件相信他,将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姜愫,让霍砚怎么可能不心动。

其实哪里是他救赎了她,当年分明是姜愫用她满腔的喜爱和执着,朝身处暗无天日中的霍砚伸出了手。

当年如果不是姜愫执意劝霍砚迷途知返,他或许会真的一直消沉下去。

是姜愫的耐心,和愿意为他对抗一切的孤勇,让霍砚觉得,他好像并不是孤身一人。

也会有那样一个人,在他孤立无援的时候,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

对于霍砚来说,姜愫才是他的救世主。

========

第十三章

姜愫走后的高三下学期,霍砚重新回到了那个无可撼动的、年级第一的宝座。

身侧的座位一直空着,霍砚也比从前更加沉默。

为了不被家里的事情所影响,霍砚索性搬进了学校宿舍,每天在教室和宿舍中间两点一线,眼里好像只看得见试题与分数。

再后来,霍砚身侧的空位被新赶上来的第二名所填补,仿佛姜愫从未坐在过这里。

唯有霍砚自己知道,那个执着得令人心惊的女孩,一直在他心里。

半年后,霍砚以全省理科状元的身份,毫无例外的被京州大学录取。

看着光荣榜上自己位列第一的名字,霍砚却觉得有些恍惚。

不知道那个想要和自己一起考进京州大学的女孩,有没有如愿以偿。

霍砚想,以她的成绩,考上京州大学不是什么难事,希望她不要被自己此前故意的举动所影响。

丁梦凡尖锐的声音在霍砚耳边响起,打乱了霍砚的思绪。

“阿砚,你不是答应了霍叔叔要去读麻省理工吗?我爸都已经答应我去读了,你怎么能违反我们之间的约定?”

丁梦凡很是崩溃,她成绩虽然不算差,但想要和霍砚念一所大学是万万不能的。

她央求了丁父很久,才借着关系拿到了麻省理工的一个席位。

她满心欢喜的以为,她又能和霍砚念同一所大学,共度四年的校园时光。

丁梦凡想,她和霍砚青梅竹马,又是门当户对的世交家庭,一定会在几年后理所应当的嫁给他。

只可惜,霍砚从来不是那种甘愿任人摆布的性子。

霍砚看了丁梦凡一眼,语气淡淡:“你自己去读吧,我从没和你约定过要一起。”

因为……他已经,赴了另一个女孩的约。

霍父知道霍砚篡改了志愿后,大发雷霆,狠狠甩了霍砚一个耳光。

“你不是答应过让那个女孩离开你,然后去读麻省理工大学吗?!霍砚,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霍砚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不卑不亢的开口:“我只答应过你,不会和姜愫在一起,我可没答应过要去读麻省理工大学。”

闻言,霍父哽了哽。

霍砚的确是没明确答应过去读麻省理工大学,但他以为霍砚松口了姜愫的事,就意味着霍砚全盘接受了他的安排。

霍父拧了拧眉,刚想开口,霍砚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我可以答应你接管霍氏集团,但我要读京州大学。”

“我不像你,我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霍砚嫌恶的看了霍父一眼,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霍父顿了顿,意识到霍砚依旧在介怀他背叛霍母的事情。

当年,他的确承诺过霍母,会对她和霍砚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可惜,他最后还是食言了,但霍父并不后悔。

霍砚恨他,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霍砚答应接管霍氏集团,对他而言就是最好的消息。

至于小小一个姜愫,霍父觉得,她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

第十四章

金秋九月,是京州大学开学的日子。

霍砚准时出现在了京州大学的报到处,他虽面无表情,但却忍不住往人群中看,期待能看见那个已半年未见的身影。

只可惜,整整一天,他都没有等到。

霍砚狠狠蹙眉,按照姜愫的成绩,就算是发挥失常,都一定能考入京州大学,为什么报到处会没有她的身影?

霍砚向报到处的学长借来了新生名册,飞快的在名单上搜寻姜愫的名字。

可直到最后一个名字,都没有看见姜愫两个字出现。

霍ᶻᴴᴼᵁ砚不信邪,又从末尾到开头搜寻了一次,依旧没有姜愫。

那个说好了要和他一起考京州大学的女孩,失言了。

上午十点整,霍氏集团会议室的大门准时被叩响,打断了霍砚已然飘远的思绪。

门外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颇有些恭敬的将手中的一个信封递给了霍砚。

“霍总,君莱酒店竞稿的结果出来了。”

霍砚没有立马接过,而是看向了王助理。

只一个眼神,王助理就读懂了霍砚的意思。

王助理接过了那装着竞稿结果的信封,走到了刚刚那个质疑这次竞稿内定的莫迪设计师身后。

“我觉得对于优秀的空间设计师来说,比起得到我们霍总的认可,受到同行的认可才是最值得高兴的。”

“所以关于这次竞稿的结果,我想请莫迪设计师代为宣布,莫迪设计师,不知道你可愿意?”

莫迪自然是期望知道这次的竞稿结果的,但王助理此时这一出,如果他待会儿拆开结果,发现不是自己,不就打脸了吗?

莫迪感觉,此时会议室内已经有几道戏谑的目光朝他看来。

但王助理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这显然是霍砚的意思,如今已经骑虎难下。

莫迪闭了闭眼,接过了那装着竞稿结果的信封,“王助理考虑的还真是周到,那我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迫不及待地拆开那信封,却顿时僵在了原地。

因为那卡片上的竞稿成功者,还真的就是姜愫。

手卡上大大的四个字母——“YOYO”,仿佛狠狠打在了莫迪的脸上。

不仅如此,姜愫的名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标注的是这在座的五位设计师分别获得的投票票数。

姜愫的名下有13票,获得了超过半数的支持,是当之无愧的优胜者。

而他的名字前面,却只有一票……

参与投票的一共有二十一位总监,可他却只获得了一票,这无疑是对他最好的讽刺。

见莫迪攥着那卡片发愣,迟迟不开口,王助理故作关心道:“你怎么了?莫迪设计师?是字太小了看不清吗?”

莫迪的脸又是一白,他这才磕磕巴巴的开口,“在这次竞稿中获胜的人,是……YOYO设计师。”

听见这个毫不意外的名字,王助理带头鼓起了掌:“那让我们恭喜YOYO设计师!”

========

第十五章

会议室中立马响起了一阵掌声,除了莫迪以外的三位设计师,更是对姜愫投去了认可的目光。

而坐在姜愫最右边的舒延,笑得开心,鼓掌也鼓的最大声。

姜愫看了舒延一眼,随即站了起来,微微鞠了个躬:“谢谢大家,能通过霍氏集团的最终竞稿,我感到很荣幸。期待后续和霍氏集团的合作,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愉快。”

王助理露出了一个职业的笑容,“YOYO设计师,如果你待会儿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我们等下就能签合约了。”

姜愫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异议。

“其余四位没有竞稿成功的设计师也不要气馁,你们都非常优秀,霍氏集团由衷的期待和你们的下次见面。”

随即,所有的无关人员都离开了会议室,将这个空间留给了姜愫和霍氏集团的签约。

舒延离开会议室以前,还拍了拍姜愫的肩膀,亲昵的凑在她耳边说道:“愫愫,我在外面等你。”

姜愫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这样亲密又旁若无人的动作落在霍砚眼里,让他此时握住钢笔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站在一旁的王助理没有错过霍砚的这个动作,他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随即把早就准备好了的合同拿了出来,摆在了霍砚的面前,随即他识趣的走了出去。

虽然王助理很想坚守在一线吃这个显然不简单的瓜,但作为一个以老板的想法为先的合格助理,他非常识趣的退了出去,将会议室内的空间留给了霍砚和姜愫独处。

因为要签约,姜愫自觉的坐到了霍砚身侧的位置。

她拿起桌上显然是给她准备的钢笔,在仔细的浏览了合同过后,在乙方签名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向来都是一式两份,见霍砚迟迟没有动作,姜愫便自作主张的拿起霍砚面前那份,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期间,姜愫没有抬头看向霍砚,所以她并不知道,霍砚现在的表情有些难看。

倒不是她不敢看,只是她觉得没必要看,毕竟他们又不是什么很熟稔的关系。你来我往的合作关系而已,她没必要看霍砚的脸色。

倒是霍砚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姜愫。

他忍不住在想,五年不见,这个女人是怎么可以做到这样云淡风轻的假装不认识他的,他们分明不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关系。

此时,姜愫签完了属于自己的那两份合同,将它递到了霍砚面前。

她迎上了霍砚的目光,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仿佛真的只是公事公办的等待他完成签名。

霍砚顿了顿,终究还是将那合同拿了过来,签上了自己龙飞凤舞的字。

霍砚,姜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最火言情小说丫头,我这束月光只照向你免费观看-小说丫头,我这束月光只照向你(霍砚姜愫)今日已更新最新章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