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江轩容清涟免费阅读-主角叫傅江轩容清涟的小说

容清涟则带着慕云走了出去,却见傅江轩带着一群官兵向她这边走来。
向来是护卫们一见是摄政王捉拿刺客便没再阻拦,只有南国的侍卫们死死的拦在容清涟面前,不让傅江轩还有他身后的官兵们靠近。
傅江轩拿着剑站立在容清涟的面前,一双黑眸幽静而深邃,还有一丝没有散尽的杀气,想必刚刚与人交过手,因为他的剑柄上海残存着血迹没有清理干净。
“本王在此捉拿刺客,尔等却阻拦着不让本王进去,莫非这刺客就是你们南国人?”
面对傅江轩容清涟并不像从前那般胆怯、小心翼翼,而是直视着他的眼眸,气场上丝毫不亚于他,沉声道:“本公主的房间岂是你们能搜的。”
“公主误会了,本王并不是要搜查公主的房间,只是担心着刺客对公主不利。”傅江轩目光锐利,随意的解释道。
“如此还要多谢摄政王了?只是本公主的房中没有刺客,还请你们到别处去搜吧。”
闻言傅江轩轻蔑的笑了,没想到容清涟离开了他竟然性情大变,变得伶牙俐齿巧舌如簧。
“容清涟,本王劝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耽误了本王的要事,否则……”
“摄政王这是在威胁本公主吗?”
现在的她可不是那个任由他们母子呼来喝去的没有身份背景的容清涟。
就在这时林卿庭和林长安带着南国的一群人也来到了容清涟这里。
林长安走上前去将容清涟护在身后,林卿庭则是拔出了刀剑,昂首挺胸的站在傅江轩的面前:“摄政王深夜来此不知是追查刺客还是针对我南国,明日我倒要去问问天朝的陛下,着是否是他的意思?”
闻言,傅江轩的眼眸暗沉了下来,大手一挥带着他的人愤愤离去。
“小七,你没事吧?”林卿庭关心的询问道。
容清涟摇了摇头:“没事,还好大皇兄和六皇兄及时赶到。”、
林长安紧握双拳,看着傅江轩远去的方向心中气急,之前他对小七就不好,如今竟还敢欺负小七,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不够的大。
容清涟伸出手握住林长安的手臂,轻松的说道:“好了六皇兄,我没事。”
突然她想起来里面那位,还受伤流着血呢,需要赶快处理。
然后假装打了个哈欠,“好了,大皇兄,六皇兄,你们快回去吧,我都困了。”
这边傅江轩回到王府,生气的摔了许多东西,究竟是谁想刺杀的,如果让他抓到,一定会让那人不得好死。
至于容清涟,他现在倒觉得她挺有意思的,现下天朝和南国正要联姻,或许娶了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还能获得南国这么一个靠山。
傅江轩可不像老王爷和他的祖父那样淡泊名利,忠心为国。
虽然陛下待他们楚家不薄,可在傅江轩眼中这些本来就是他楚家应得的。
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战死于沙场之中,可那皇帝老儿却在宫中歌舞升平,享受玩乐。
他们还要对他感恩戴德,这凭什么?

======第十七章======
回到房间后容清涟让慕云找来了南国的特制金疮药,帮那个黑衣男子涂上。
这药是南国特有的,用来治愈外伤十分有效,是普通金疮药的五倍。
只是比普通金疮药的刺激感也会稍微的强烈一些。
药粉洒在黑衣男子的伤口处是,他疼得汗水从额角滴落,却还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傅江轩容清涟免费阅读-主角叫傅江轩容清涟的小说

上完药他就要离开,被容清涟给拦住了。
“现在傅江轩的人或许还在附近,而你又身受重伤还是等一等,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再走吧,会安全一些。”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多谢。”
男子的嗓音沉如磐石,好听的令人沉醉。
“不知可否冒昧Ns的问一下,你为何要刺杀傅江轩。”容清涟好奇的问道。
男子却别过头去,没有理她,良久才缓缓开口:“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见他不愿意说,容清涟也没有再多问。
傅江轩深居高位,想要他死的人数不胜数,这也不足为奇。
只是眼前的这个人确实让她有着一股熟悉的感觉。
她本想问一下两人之前是否见过,可她转头一看,黑衣男子靠在榻上,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
于是容清涟轻手轻脚是慢慢朝他靠近,伸出手想摘下男人的面罩一探究竟。
男人的警惕感非常的强,就在容清涟的手刚要碰到他时骤然睁大了双眼。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碰冲撞出火花。
男人冷肃的眼眸仿佛要将容清涟看穿,容清涟只得转过头去避开。
然后清了清嗓子:“那个……我只是想问问你咱们之前是不是见过……看你睡着了便不想打扰,想看看你的面容而已,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
“没有。”男子淡淡的开口。
容清涟闻言又转头看向他:“什么?”
男子继续解释道:“没有见过。”
天一亮男子便离开了,临走之前送给了容清涟一个哨子。
说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以后若在她遇见危险时只要吹响这个哨子,他便会第一时间赶到来救助她。
转眼陛下的五十寿诞就到来了,此次寿诞因为邀请了南国使臣,所以办的十分盛大。
入宫前慕云特意的将容清涟打扮的十分精致,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除了事天朝陛下的寿诞,还是她家公主选夫的日子。
陛下有五个皇子,除了大皇子以外均都还没有娶正妻,陛下的意思是看谁与南国公主有缘就同谁赐婚。
之前老王妃还打着如意算盘想让傅江轩娶公主,且不说容清涟不愿意,就是天朝陛下也不会愿意,他知道傅江轩是不甘心位于人臣子的,楚老王妃的如意算盘只能是彻底落空了。
此次陛下之所以坚持要与南国联姻也是想借着南国的势力让傅江轩都能安分守己一些。
这些天皇子们都轮番着邀请容清涟外出游玩,送的礼物更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
看得容清涟花了眼,后面索性不看了,都让慕云堆放到了别的房间。
那些东西无非就是一些珠宝首饰,零食点心,实在是无甚乐趣。
不过有一个人却从来没有上门过……

======第十八章======
到了宫中寿诞还没有开始,女眷们都在皇后的宫中一同喝茶聊天,等寿诞正式开始之后再由皇后一同带过去。
世家贵女们凑在一起有说有笑,容清涟与他们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便坐在一边,默默喝茶。
李月蓉这边,几个交好的贵女们围着她一句我一句。
“月蓉今天这身衣服可真好看,是蜀锦吧?”
“头上的簪子也十分漂亮,应该是摄政王送的吧?”
“摄政王对你可真好!”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月蓉长得漂亮,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李月蓉沉浸在众人的话语中,眉眼之间绽放着浓浓的笑意。
她假装不经意间向容清涟那边瞟了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脸上了笑意便突然又淡了几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自从傅江轩休了容清涟之后,他就觉得傅江轩没有以往那般待她好了,多了许多疏离和冷漠。
但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她告诉自己只要和傅江轩成亲之后就好了。
那时候她就会成为全京都女子们都艳羡的对象。
“逼得摄政王休了妻还在这里嘚瑟,不知道又什么好得意的,真是不要脸面。”
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李月蓉的脸顿时拉了下来,脸色铁青。
她顺着声音找去,想着定要让她好看,没想到对方确是一个她不能得罪之人。
说话的是长公主的女儿,清阳郡主。
长公主是当今陛下的胞妹,陛下对这位胞妹十分的宠爱。
因此对清阳郡主也是宠爱异常,其地位于公主无异。
此时的李月蓉尽管再生气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这位郡主的脾气是出来命的火爆,若刚与她争执,最后的一定是输的体无完肤,加上其又有陛下的宠爱,更是在她身上讨不到什么好处。
李月蓉憋红了脸,心里暗暗发誓,等不久之后她嫁给了摄政王,一定要将今日之辱加倍的讨还回来。
容清涟也被这句话吸引的目光,抬眼朝清阳郡主望去,她身着蓝色衣裙,一头绣法乌黑靓丽,眉目间如画一般精致。
她身材窈窕,面部白皙,还有两个小酒窝衬得她十分俏丽。
这样一个俏皮美丽的女子没想到嘴巴却如此厉害,之前容清涟就听说过这位公主的大名,可是闻名不如见面。
今日一见她倒觉得十分有意思,虽然她话并不是很好听,但可见其看事情看得通透,且心直口快。
容清涟对于她的这个性子十分的喜欢,两人倒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都是在宠爱中长大的孩子,唯一不同的便是她这三年的遭遇。
如果有机会,她倒是希望能和这位郡主成为朋友。
闺阁女孩们的拌嘴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皇后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清阳郡主的性子她也知道,况且她说的话也没错,若是不让她意图为快说不定会捅出更大的篓子呢。
反观容清涟,身为一国公主却不骄不躁,只是潜心喝茶,仿佛一切对她来说都只是过眼云烟。
不知道今日她的儿子有没有福气,能入的了她的眼,她倒是十分期待容清涟能成为她的儿媳。

======第十九章======
吉时一到,皇后便带着女眷卷们来到了寿宴。
在众人都来齐之后陛下才随着林卿庭姗姗来迟,还好没有耽误吉时,寿诞正是开始。
众人举杯祝贺陛下福如东海,寿与天齐。
可谁能真正能做到寿与天齐呢,都只不过是上位者们乐于享受着众人的朝拜而已。
容清涟观察着今日在场的皇子们,大皇子周林航已经有了皇妃可以暂且忽略。
所以就剩下二皇子周潇齐、三皇子周文钰、四皇子周彦鹤及五皇子周衍遇。
目前陛下还没有册立太子,大皇子的母妃只是一个小小才人,没有母家支持,机会不大。
三皇子醉心于研究诗词书画,从不敢过问朝堂之事,对于立太子之事并不感兴趣。
二皇子周潇齐与四皇子周彦鹤是皇太子的最有力竞争者。
其母一个是淑妃,一个是德妃,母家也颇有势力,目前在朝堂上已经有了不少的支持者。
至于五皇子周衍遇,虽然他是皇后所生的嫡子,却从小身体羸弱,御医说他最多可活二十五岁,如今已经二十二了……
因为他身体的原因,怕寒,陛下对他十分的宠爱,还为他特意建了一所温泉行宫。
只可惜再怎么宠爱也是无用的,也不能传位给他。
看着五皇子周衍遇容清涟看入了迷,他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绝伦,气质高贵绝尘,他就像是中画中走出来的画中仙一样,干净无尘,让人不忍靠近。
若是选择夫婿三皇子和五皇子为最佳人选,那些想争皇位之人只会利用她南国的势力。
对于三皇子这个人容清涟是有些看不透的,她不知道他是否正如表面上的那样醉心于诗词书画。
所以对比于萨比皇子来说五皇子更为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只可惜……
周衍遇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他转眼目光幽幽的朝着容清涟看去,只见她正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面色中透露出一丝让人猜不透的情绪。
此时正专注于思考的容清涟并没有注意到还有两条目光正盯在身上。
一个是傅江轩,另外一个看着傅江轩的李月蓉。
好你个容清涟,这才离开他没多久,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别的男人看。
难道她自请下堂就是为了此次的和亲吗?
不知道她是看上周潇齐还是周彦鹤了,不管是谁他都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陛下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他当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这也得问问他同不同意。
容清涟,你只能是属于我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傅江轩容清涟免费阅读-主角叫傅江轩容清涟的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