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推荐(谢伯缙沈云黛)-谢伯缙沈云黛抖音小说全文最新试读

太后的寿宴正式开始,没有人再敢提及适才扬州刺史和魏王之事,否则,那将是被拔舌的酷刑。
随着众人的落座,殿外大总管的一句高呼——
“皇上驾到!”
紧接,就见皇上赵楮身着一身九爪金龙的正服,气宇轩昂地迈着虎步朝大殿内走来,身边的皇后一脸温和,身后跟了一众皇子,再之后便是后宫的一众妃嫔,阵仗已经威严磅礴。
“儿子祝愿母后长寿百岁,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好、好好,皇帝落座吧。”太后看着座下的皇帝,布满皱纹脸上再次挂满了笑意。
皇帝赵楮点头应下,又看了看太后身旁的沈云黛,沉稳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微妙。
“意晚,你过来。”
沈云黛看着自己的父皇,心情复杂,只迈着小步走了过去:“父皇。”
皇帝赵楮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威严的眼眸里有一丝心疼:“来之前朕便听小德子说了殿上的事情,你……受委屈了。”
话落,沈云黛的眼眶已经含蓄着泪水,她抬头望着父皇,摇了摇头。
皇帝赵楮继续道:“你久病初愈,也是时候该择一驸马,也能好好照料你,趁着太后寿宴,我天越皇朝各大世家子弟集聚于此,今天父皇就为你招一位驸马可好?”
一时之间,满堂喧哗。天越朝诸位贵胄子弟开始争相斗艳。
要知道这七公主可是皇上太后最宠爱的女儿,上有六位皇子也极为疼爱,娶了她当真是两世的权势富贵,如今皇上居然舍得开口为七公主招驸马,这样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第16章
谁知沈云黛只是福了福身,美眸微垂,谢过父皇后喃喃道:“意晚现在只想陪在父皇的身边,至此别无他想。”
见自己的父皇还想再说些什么,沈云黛的眼眶晶莹一片,看着皇帝赵楮,继续道:“父皇,意晚不想嫁人。”
皇帝看着眼泪汪汪的女儿,终究还是妥协了,只见帝王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抬了抬手,示意就随沈云黛自己去了。
而满堂的贵胄却不这么想,皇帝有意嫁女,若是哪家的公子能够取得公主的欢心,晋升为驸马不过是公主一句话的事情,更何况七公主可谓是天越第一美人,容貌自然是上乘之上乘,有塞西施之美,天下哪家公子哥不为之倾心。
自此,太后寿宴上的风波过后,前来公主府拜访的天越豪贵数不胜数。
公主府。
丫鬟小溪跌跌撞撞地跑到了七公主的闺房,绣着荷叶的小脚跑得十分焦急。
“公主公主不好了,公主府的门槛又坏了!”
所谓有美人兮,对镜贴花黄。
沈云黛停下了描画柳叶眉的纤手,一双凤眼辗转秋波地看向跟了自己多年的丫鬟,桃腮带笑:“坏了修就是,说了多少次遇事不许这么莽撞了。”
小溪看到沈云黛这么说,更加生气,一屁股就往门槛上坐,忿忿不平:“哼,都是六皇子的错,每次都坚持要带人来修公主府的门槛,每次还修得那么低,我们公主府又不是没有木匠,哪轮得到他一个皇子动手啊!”
沈云黛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私下里小溪就是这副不管不顾的模样,倒也天真可爱,为自己乏味的生活添了好些趣味。她的六哥她明白的很,一副直性子,做事从不遮掩,修门槛的事情怕也是为了她。
自皇祖母寿宴后,六个哥哥仿佛怕她难受一般,轮流带着她将皇都玩了个遍,说她外出这三年,皇都变化可大了,叫嚷着一定要带她领略天越第一都的新风采,小心翼翼地呵护她。
其实她都知道,哪有什么大变化,不过是哥哥们想叫她开心开心罢了。
不过,也得亏她的六个哥哥,心里没有先前那般堵塞。
想起谢伯缙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吧,沈云黛觉得这样就很好。
寒字狱。
深沉的暗夜,牢狱之中哀嚎声一片。
然而挂满各类刑具的处刑室里寒风飕飕,只传来冷鞭抽打在皮肉上的闷声。
谢伯缙身着囚服,双手双脚被绑在十字架上,接受着各种严刑拷打,但却不发一声。
细碎的乌发掉落在狭长的眼前,幽深的瞳孔没有任何光泽,仿佛早已死去。
处刑室里今天难得沉寂,只因为天越朝的六位皇子全部齐聚于此,看着谢伯缙受刑。
执行人不再是小小狱卒,而是一贯脾气暴戾的六皇子赵牧。
六皇子赵牧收了收沾上血迹的长鞭,高贵的头颅直直盯着十字架上的谢伯缙。
“谢伯缙,我早就想杀了你解恨。小七她为了你不惜与父皇闹翻,远离皇都随你在乡野吃苦,就连母后大殿后还在为你求情,不然你怎么可能只是被流放,你该死!你怎么敢这么对她!”

 

书荒推荐(谢伯缙沈云黛)-谢伯缙沈云黛抖音小说全文最新试读

谢伯缙没有吭声,暗沉的眼眸微怔,他显然没有想到意晚能够为他做到了这一步,可笑自己还一直以为她贪慕虚荣富贵,可天越朝最尊贵的七公主早已是富贵天然。
现在的他满眼皆是悔恨,只想在死前再看她一眼。
幽深的瞳孔没有焦距似地看着冰冷的天花板,他低沉着声音,缓缓开口:“扬州近年丰收不断,可交上来的赋税却年年亏缺,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意思?!”
“我都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只求再见她一面。”
谢伯缙的声音落在空荡的处刑室里格外清晰,太子赵宸看着他,脸色沉了又沉:“交代?见她?你要是当真这么爱小七何至于让她强受那三十三杖责,将她将垃圾一样深夜丢弃扬州城外!”
三皇子会蛊,实在听不过去,将手中的白色瓷瓶拿出:“大哥,何必跟他废话,我这寒阴蛊能让他生不如死,为小七解恨!”
六皇子赵牧的眼眸也露出一抹狠意,抢过白色瓷瓶就要动手:“我来!”
然而在即将动手之际却被大哥赵宸的眼神制止,赵牧恍然大悟。
谢伯缙可是小七保下来的,要是真弄死了不好向妹妹交代。
半晌,太子赵宸缓缓开口:“谢伯缙,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见小七,但前提是你得扛过这蛊毒三天三夜。”
三皇子也开口补充道:“你可想好,这蛊毒可是用西晋至毒所养,中蛊三日,就足以令人生不如死,并且每逢满月,蚀骨钻心,现在你还可以选择放弃这个机会,撑到流放那一日,我们兄弟六人自然不会再找你麻烦。”
谢伯缙眼眸幽深地看着六皇子赵牧手中的白色瓷瓶,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来吧。”
话落,太子赵宸眼睛微眯地看着谢伯缙,尽是寒气:“很好,三弟特制的蛊毒可是连我也受不住,六弟可不要手软。”
闻言,赵牧握紧了瓷瓶,看向谢伯缙的眼眸里满是狠意:“谢伯缙,小七是我们在这世上最无价的珍宝,从来没有让她受过一点委屈,但是你、做到了。”
话落,赵牧靠近谢伯缙,缓缓打开瓷瓶。
瓷瓶中钻出一个瘦小的蛊虫,如饥似渴地爬进了谢伯缙的血肉之中,开始疯狂吸嗜。
谢伯缙终于有些承受不住,发出闷哼声。
三日后,谢家一家被流放的日子。
公主府。
今天是谢伯缙即将流放的日子,沈云黛终究还是拗不过自己内心的执着,想再见他一面,至此,也算是给她与他三年的夫妻情分划上一个句号吧。
想及此,沈云黛握紧了曾经谢伯缙送自己的兰花簪,看了看小溪,缓缓开口:“小溪,帮我准备一套便服,我要去一躺寒字狱。”
“公主,你去那做什么?你的身体本就不太好,太医说了要养着身体,千万不能沾染寒气,寒字狱那种地方……”
小溪皱着笑脸看着沈云黛,不明白自己的公主为何突然要去寒字狱。

第18章
沈云黛只是倏尔一笑,缓缓道:“小溪,你看过这么多话本子肯定知道的,在皇宫这种阴森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知道的太多很容易就被……”。
说完,沈云黛朝着丫鬟小溪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面色凝重:“但你是我的贴身丫鬟,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要不我还是告诉你且罢了。”
沈云黛佯装着正要开口,小溪立马冲上前堵住了她的嘴,如临大敌:“公主别说!小溪什么也不知道!”
见状,沈云黛收起了逗弄的心思,两颊泛起笑涡,惊动了霞光微漾。
“你们在说什么。”
只见六皇子赵牧今日穿着一件蟒袍蓝,腰间挂着专属的佩剑面色凝重地大步走来。
“六皇子。”瞧见六皇子脸色不好。一向性格乖张的小溪也福了福身。
沈云黛瞧见自己的六哥来,起身迎了上去。
“六哥,我知道你有进出寒字狱的令牌,可否借我一用。”沈云黛看向疼爱自己的六哥。
“你去那里做什么,我今日正要同你说此事,谢伯缙想见你一面,若你不愿意三哥就不让他见你。”
赵牧的浓眉皱得十分明显,他十分不愿谢伯缙再和他妹妹见面,但奈何谢伯缙真的挺过了那三天三夜。
沈云黛手指微颤,她与谢伯缙确实还有很多事情未曾说清,只是不曾想她想要见他时,他也正要见她。
但她是为了同他断个干净,而他又是为了什么?
沈云黛美眸低垂,纤细的手指扯了扯六哥镶了金边的金袖:“六哥可是在生气?”
“小七,六哥怎么会生你的气,六哥只是怨那谢伯缙当真挺过了三哥的寒阴蛊,换取了和你见面的机会,不然,六哥怎还会在你面前提及这种恶心的人!”
六皇子赵牧想想那个谢伯缙就咬牙切齿。
闻言,沈云黛浓密的睫毛微颤,她看向自己的六哥,声音有些沙哑:“寒阴蛊……”
沈云黛不是不知道这种由西晋至毒所制的蛊意味着什么,她只是有些心惊谢伯缙居然为了见她一面甘愿承受这种蚀骨钻心之痛。
而她,原本,也是要去见他的……
半晌,沈云黛的眼波微漾,看着六哥赵牧缓缓开口:“六哥,我愿意去见他。”
赵牧看向沈云黛,最终还是说道:“小七,寒字狱对你的身体会有所损伤,等到晌午谢伯缙被带出狱中,我会接你过去见他。”
说罢,六皇子赵牧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千万……不要再陷进去了。”
沈云黛微微颔头,心中微动。
她沈云黛经此一劫,是识人不清。
如今看清了事实的原果,她如何能再深陷泥潭。
晌午,皇都城外。
一个队伍穿梭过城墙,直至城墙外。
谢伯缙一家以及赵云舒都被狱卒押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后是押送的一群衙役。
期间,张氏和谢晴晴母女二人与赵云舒的唇枪舌战从未停过,几乎一朝之间,曾经相敬如宾的几人顿时如仇敌见面一般分外眼红。
“赵云舒,你个贱人!都是你勾引我们家伯缙,不然他怎么会和公主离婚!”张氏对着赵云舒就是一口唾沫星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书荒推荐(谢伯缙沈云黛)-谢伯缙沈云黛抖音小说全文最新试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