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伯缙沈云黛最后结局如何-谢伯缙沈云黛全文免费在线分享

太子话毕,威严庄重的声音如巨石一般重重落在赵云舒的背上。
赵云舒抬眼观察着太后的颜色,却瞧见太后的不悦眼神正盯着自己,她猛地直直跪了下去。
“皇祖母,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是谢伯缙,谢伯缙为了他的高官之位蒙骗我,我一时不慎就被他蛊惑,深受其所骗,请皇母祖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替身居然摇身一变变成高高在上的天越七公主。
谢家现在已经是必死的蚂蚱,而她又何必再和蚂蚱同一根绳。
谢伯缙纵容优秀,是这天越朝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如今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得罪了皇家还能有什么好仕途。
而她不一样,她可是当今魏王的女儿。
即使没有了谢伯缙,到时候再找个接盘侠维护住名声也是一样的。
赵云舒想,只要和谢伯缙摆脱关系,她就不会受此牵累。
“云舒?”
谢伯缙幽深的眼眸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看着赵云舒。3
但赵云舒丝毫没有给他一个眼神,而是慌张地急着和他撇清关系。
太后看着跪地的赵云舒和谢伯缙,愤怒的眼眸里有了丝许怀疑。
沈云黛缓缓走来,不再沉默,她看向跪地的赵云舒,嘴角讥讽。
“赵云舒,你真是演的一出好戏,居然将罪责全部推给了谢伯缙,可是狠毒。”
说完,她又看向一同跪在地上的谢伯缙,明黄色的罗纱裙轻盈地落在了他的脚边,谢伯缙的眼眸暗了又暗。
“扬州谢刺史,这就是你为自己选的刺史夫人?如此看来可真是绝配。”
明黄色的罗纱裙缓缓伫立,沈云黛看着谢伯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谢伯缙没有回答,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沈云黛愿意隐去自己的尊贵身份与他相伴乡野,而赵云舒在危难时刻却急着与他撇清关系。只怪自己错将意晚当鱼目,失去了与自己相伴三年情真意切的妻子。
谢伯缙没有任何怨言,她想怎样处置他他都可以接受。
因为,这是他负心的报应。
而一向自恃清高的魏王之女赵云舒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她再也忍不住开口:“沈云黛,即便你贵为公主,也不能随便污蔑人。”
“赵云舒,我有没有污蔑你你心里不清楚吗?还是要我当着皇祖母的面再说一说你和离前的丑事。”
顿时,本来秉声的朝臣家眷再次开始议论纷纷,有些知情的人便开始小声传述着赵云舒与侍卫苟合导致被夫家休弃的丑事,一来二去,众人心里都已然明了。
赵云舒看着议论的众人,脸色一片铁青,她看着沈云黛一字一句:“沈云黛,我要杀了你!”
话落,她再也忍不住扑向沈云黛,却被六皇子赵牧再次抽脸抵住了咽喉。
一瞬间,她不敢动弹。
赵牧看着这个欺辱自己妹妹的贱人,眼里的嫌弃和厌恶不加掩饰,他大喊:“把人带上来。”
话音刚落,只见皇家亲卫将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押了上来,这个男人一见到赵云舒便大声哀求:“郡主,救我啊,我不想死!”
赵云舒看着和自己日夜缠绵的侍卫,瞳孔逐渐放大,她慌张地摇头,连忙否认:“我不认识你!你莫要血口喷人!”
沈云黛看着眼前相认的大戏,下意识地去看一旁跪地沉默的谢伯缙。
他看到自己无比珍重的赵云舒竟然是这样一个蛇蝎面孔,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
只见男人的眼眸幽深,嘴唇紧抿,看不出喜悲。
沈云黛收回视线,不再去看谢伯缙,转而看向赵云舒,美眸微敛:“赵云舒,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吗?你不仅对本公主言行无状,更私下与侍卫苟合,品德有亏,实在是败坏我皇家的颜面!”

 

谢伯缙沈云黛最后结局如何-谢伯缙沈云黛全文免费在线分享

赵云舒的情绪彻底崩溃,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沈云黛,眼神里满是疯狂和狠毒。
“沈云黛,你不得好死!!”
顿时,众朝臣家眷看向赵云舒的眼神骤变,像是看一个死人。
一直沉默的太子终于重重发声:“赵云舒,还不跪下!”
赵云舒看着周边议论纷纷的众人,其中就有平常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几家贵女。
她怒极:“我没错,为何要跪下认错!”
而下一秒,赵云舒便被侍卫强行打掉膝盖,跪伏在地上。
太后看着这个自己平常也算宠爱的皇孙女,一时之间竟有些难以喘上气。
沈云黛看到今日寿辰的皇祖母因为这件事而动了大气,不由地又是担心又是愧疚。
她赶忙上前亲自搀扶,纤细的手指一拍一拍地为皇祖母顺着气:“都怪意晚,知道今日是皇祖母寿辰,还惹得您动气。”6
太后看着沈云黛瘦弱的脸庞,慈爱地摇了摇头:“傻意晚,你是天越最尊贵的公主,是皇祖母未曾保护好你,今日好不容易可以替你出口恶气,你还责怪自己作甚。”
两人的对话只有太后身边亲近之人才能隐约听清,故一旁的朝臣家眷更是不知太后与公主在议论什么。
太后抬头,尊贵的凤瑶在高高梳起的发髻上格外耀眼,她睨了一眼赵云舒,威严的声音落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安县郡主赵云舒言行无状,以下犯上,私德有亏,辱没皇家尊严,按律,当黜去郡主封号,贬为庶人,流放边疆。”
赵云舒瞪大了双眼:“皇祖母?!”
太后没有理会,只是看向一旁微躬着身子的魏王,缓缓开口:“魏王,你教女无方可知罪?”
被点名的魏王赵昇顿时虎躯一震,太后和圣上对他早有诸多颇词,如今怕是要借此机会将他彻底赶出皇都,收回他的诸多封地,其他封地还好,但扬州……
魏王凝了凝神,看着跪伏在地上仍然一脸怨恨不甘的女儿,气的再也顾不上颜面冲过去怒甩了赵云舒一巴掌。
只听见‘啪’的一声,巴掌重重地落在赵云舒的脸上。
赵云舒不可置信的眼光看向一向宠爱自己的亲生父亲魏王:“父亲?!”
“闭嘴!我不是你父亲!我就是平时太过宠爱你,导致你竟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魏王沉重地大呵,看向自己这个作孽的女儿眼底满是失望:“你不配做我赵昇的女儿!我赵晟一脉迟早被你尽数害死!”
赵云舒瞪大了眼睛,内心早已被疯狂的恨意充斥:“父亲你在说什么?受委屈的明明是我啊……”
魏王再也不想多看这个女儿一眼,他背过身,脸色煞白,仿佛老了十岁。
随后,只见他屈身拱手向太后敬了一礼。
“母后,儿臣有罪!”
“是我不查,竟然让赵云舒这孽障做出这等丢脸之事,实在愧对列祖列宗,从今天起,我愿跟断绝父女关系,以示惩戒!”
见魏王如此行径,太后最终还是收了口,老成精练的眼眸中深不见底:“那便如此吧,至于你们三人……”
太后睨向地上以谢伯缙为首的张氏和谢晴晴,目光中闪过一丝凶狠。
“胆敢当众辱蔑皇家尊严,当众斩首!”

第14章
话落,张氏和谢晴晴母女二人被吓得浑身颤抖,张氏看向旁边跪坐着一动不动的谢伯缙,仿佛就像看到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
“伯缙,你快向娘娘求求情,我还不想死啊!”
而一旁的谢晴晴则看向沈云黛,目光哀求:
“哥!你别不说话,我不想被砍头!”
两人拼尽全力拖拽着谢伯缙,希望这个扬州刺史的官能够救下自己的性命。
然而谢伯缙依旧一动不动,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沈云黛,仿佛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丝留恋一般。
沈云黛撇开与谢伯缙对视的视线,她看向身旁搀扶着的皇祖母,轻声说道:“皇祖母,今日是你的寿辰,这种吉利的日子不怡见血。”
太后看向沈云黛,眼眸中有些探究:“哦?意晚可是有想法?”
沈云黛对着皇祖母嫣然一笑,随后说:“这谢伯缙虽是有千万种不对,但意晚也听说过他治理扬州一向勤政待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如就将他一家一同流放边疆,皇祖母觉得如何?”
话落,跪坐在地的谢伯缙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重新抬起眼眸,一眼明亮地看向沈云黛。1
意晚还愿意为了他求情,他本以为这辈子与她已然全无可能。
心中再次燃起希望。
看向自己的亲孙女,太后一切了然,她捏了捏发痛的额头,慈声说道:“那就都依你的办吧。”
而好不容易享惯了几年荣华富贵的张氏听到自己要被流放边疆无法接受,那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知道儿子谢伯缙靠不住,只见她立马扭头看向沈云黛,哭天喊地一阵哀求。
“意晚,边疆那苦寒之地去了绝对会死的!求求你念在和我儿婚姻三年的情分上,放过我们一家吧,婆婆知道错啦!”
话语一出,朝臣家眷又开始议论纷纷——
“不是说七公主一直在宫里养病吗?难道根本不是养病而是嫁人去了!”
“我听七公主的宫女说七公主这三年可一直没出来过,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在不在宫里。”
“难道说……这扬州刺史谢伯缙和七公主当真是夫妻?”
“别瞎说,当心掉脑袋,公主冰清玉洁,岂是一个小小扬州刺史能配得上的。”
六皇子会武,所以听力一向极好,他怒极,看向张氏。
他们兄弟六人捧在掌心的妹妹何时让她受过这种委屈,还是在眼皮子底下!
“张氏,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一向沉稳的太子也为自己的妹妹出声:“张氏,你说话可要过脑袋。”
就连太后也站出来为自己疼爱的孙女撑腰,她看着谢伯缙怒道:“你们谢家人可真是胆大妄为,我天越最尊贵的七公主怎么是你一个小小地方刺史可以觊觎的!”
张氏被这一声声来自天越最至高无上的人怒意怔住,久久不敢说话,但流言蜚语岂会就此止住。
谢伯缙的眼眸直直看着沈云黛,从未离开过一丝视线。他从不畏惧这些皇室贵胄的话,他本就做错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只是听到自己母亲说起昔日两人的婚姻情缘,他仿佛有了念想一般,看向沈云黛的墨瞳里更是期待着昔日的爱人能够再给他一次弥补的机会,即使让他当牛做马也无怨无悔。看向一直为自己出头的皇祖母,还有大哥和六哥,沈云黛强忍住泪水,为自己有这样疼爱自己的家人而感到无比幸福。
她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不被天下人看笑话,为了维护她的名誉。
天越最尊贵的公主终于下定决心,在历经谢伯缙这番劫难后,今后只好好守护自己的家人身边。
只见她将眼眶中的泪水强行忍了回去,转而噗嗤一笑,明黄的宫裙在人群中格外耀眼,她缓缓走近三人,高贵的眼神睨向曾经的婆婆张氏,却从来未留给谢伯缙一丝眼神。
“张氏,你说本公主和你儿子有三年的婚姻,可有凭证?”
一时之间,张氏微怔,谢伯缙即将隐娶安县郡主赵云舒之前她便将沈云黛的所有物件焚烧干净,一件不留,如今去哪找出凭证来。
沈云黛看着张氏无措的样子,又笑了:“既无凭证,那你就是再次污蔑本公主,罪加一等。”
话落,张氏再不敢言,只是微低着头:“我、我……”
“不过,皇祖母今日寿辰,见血不吉利,所以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后果我不敢保证。”
沈云黛缓缓回到了太后身边,语气威严而高调:“本公主与谢伯缙没有任何关系,更没有嫁给过他,若是后再有人议论此事诋毁本公主,拔舌处之!”
话落,朝臣家眷再也无话可说,齐齐屈身跪拜。
话如针刺一般落在谢伯缙的心间,字字见血。
他眼里的星光逐渐暗淡,只听见被自己休弃的妻子沈云黛一身明黄扬言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她,终究是不要他了。舊shígG獨伽
很快,谢伯缙和张氏母女连同赵云舒一同被侍卫带走。
几人的滔天富贵,转眼成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谢伯缙沈云黛最后结局如何-谢伯缙沈云黛全文免费在线分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