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更新顾宇程袁乐思完结阅读-顾宇程袁乐思(完整版)笔趣阁

“哎,好吧。”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医生摇摇头,郁闷地走了。

活不了多久,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林梦并没有觉得特别惊骇,她很平静地接受这这一切,就像顾宇程一直以来对她的恶劣态度,不是都熬过来了么?这一次只不过是命运给了她一个终结。

她甚至有一种即将解脱的感觉,终于可以不用在面对顾宇程的无情和冷漠。只是,唯一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女儿,朵朵,以后她该怎么活?

离开之前,要如何安排好朵朵接下来的生活?林梦想了很多,她甚至香菇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但是她又不能那么自私。

时间静静地流淌,林梦也变得安静得不像话,除了最基本的吃饭睡觉应答医生护士的惯常询问,她的嘴唇再也没有张开过,声带似乎都在慢慢退化。

唯一让人觉得她还是活人的迹象,就是每天固定时间她都会去住院部下面的小花园里坐一坐。只有林梦自己知道,来花园到目的其实是这里有一个小男孩,和朵朵差不多大,男孩的笑声总会让他想起自己的女儿,朵朵也经常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笑话,咿咿呀呀唱一些自己并不觉得好听的歌。

“阿姨,你不会说话,那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几天下来,林梦天天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这小孩儿,有时会顺手帮他捡一下皮球或者其他玩具,两人慢慢熟悉了起来。

林梦微愣,反应过来小孩是误会自己不会说话了,以为她是哑巴。

她笑着点点头,误会就误会吧。

第15章 巧合

“你一个人在这里住吗?为什么没有人陪着你呀?”

小孩儿抱着皮球坐在林梦身边,茫然地看着林梦,眼底满是同情,他也一直是一个人住在这里,舅舅很忙,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他。

林梦张张嘴唇,想发出一点声音,但是却失败了,许久不用都声带此刻似乎罢工上瘾。

她继续摇头,放弃了说话。

“哦,我忘记你不会说话了,阿姨,你要是以后一个人无聊就来找我玩吧,我也经常是一个人,嘿嘿。”

小孩儿咧开嘴笑了,笑的十分灿烂,让林梦想起了朵朵也经常这样笑的。

林梦点头,跟着笑了笑。

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

每一天,林梦都期盼着顾宇程带着朵朵过来与她相见,但是当夜晚如期而至,平静地一天又将翻页,没有任何朵朵的消息。

“阿姨,今天我舅舅会过来,我最喜欢舅舅了,自从爸爸妈妈都离开了,就只有舅舅对我最好,他每次都会给我带好多好玩儿都玩具。”

男孩儿叫顾凯风,这是这些天小孩儿告诉她的,可能是一个人真的会寂寞,连小孩都一样。他们渴望有另一个人能聆听他们的内心。

“爸爸妈妈车祸去世,在这世上,我就只有舅舅一个亲人了。”

小凯悲伤地耷拉下了脑袋,这还是林梦第一次在这小孩脸上看到这么悲伤的表情。

热门小说更新顾宇程袁乐思完结阅读-顾宇程袁乐思(完整版)笔趣阁

 

她揉了揉小凯的头,将小孩儿拥进自己怀里,用艰涩的声音道:“没事啊。”

小孩儿揉了揉通红到眼睛,身体僵住,而后猛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对方。

“阿,阿姨,你会说话?”

林梦点点头。

小凯突然笑了起来,“哈哈,真是太好了,阿姨可以和我聊天了。”

林梦微笑着摸了摸小凯的头,在他脸上寻找着朵朵的影子。”小凯。”

一道充满磁性又温和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林梦觉得这声音很熟悉。

怀里的小孩听见声音立马跳了起来,“舅舅!”

林梦顺着声音看了过去,高大英俊的男人逆着光站在不远处,那熟悉的轮廓和模样,证实了她之前到想法。

这是救过她一次的那人,沈自卿。

林梦站了起来,她还没有好好谢过这个救命恩人。

“沈先生,原来你就是小凯的舅舅。”这世界真的比想象中要小。

“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你,身体好点了吗?”

林梦苦笑,她现在这副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情况吧,沈自卿这么问只是客套话。

“我还好,上次情况复杂,都没有好好谢谢你。”

小凯夹在中间,左右看了看,才惊讶地开口说:“舅舅,你认识阿姨?”

沈自卿将小凯抱了起来,“嗯,认识。”

“哦~”小孩语气百转千回。

沈自卿刮了刮他到鼻子,“小不点儿。”

林梦看着面前这场景,心里很不是滋味,羡慕又有点嫉妒,朵朵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父爱,她经常怀疑自己当初隐瞒朵朵的身世究竟对不对。

第16章 谢谢你

“上次真的很感谢你,我,”林梦面上有点尴尬,一贯苍白的脸色竟然泛起一层红晕,“我上次到住院费还没有还给你。”

“没关系。”沈自卿很绅士,这个女人看起来比上一次更加瘦弱,脸上颧骨突出,身上的病号服空荡荡的,完全是一副骨头架子。”那个,我现在身上没有钱。”林梦头低了下去,咬着嘴唇,愣是把没有血色的唇瓣咬出一丝血色。

“你身体要紧吗?怎么看起来比上次还瘦了。冒昧问一句,你,为什么会住院?”

上次那场闹剧,他全部都看得明明白白,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么多天过去,上次那些伤竟然还没好,这不应该啊。

“我。”林梦咬着唇,不知道应不应该给面前这个男人说自己现在的处境。沈自卿,他们也只是第二次见面。

沈自卿笑了笑,“不方便就不用说。”

林梦大松一口气,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沈自卿犹豫半晌,暗叹一口气,这个女人看起来真的很需要帮助。

“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接着,沈自卿从口袋里摸了摸,似乎是想找名片,但显然没找到。他放下顾凯风,倒是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白纸,又抽出了一支笔,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需要帮忙,可以给我打电话。”沈自卿将纸条递给林梦。

“谢谢你。”

鼻尖酸酸的,眼眶泛着泪光,似乎很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了。

别人只是给了一句口头上的承诺,林梦已经觉得感动不已。她强忍泪水,接过沈自卿给的联系方式。

“那我先走了,你和小凯玩。”

她现在需要躲起来,舔舐自己的伤口。一直不被人善待,这种突然的好意,让她惶恐不安。

“嗯。”

沈自卿看着林梦渐渐远去的瘦弱背影,心里涩涩的,竟是有一丝心疼吗?

“啪嗒。”

林梦关上病房门,背靠在门板上,整个身体似乎都失去了力气。

就在她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时,突然又出现了沈自卿。虽然没有让她看到自己能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但是那男人给了她让朵朵好好活下去的希望。

现在她的困难,是朵朵以后如何让活下去。

林梦紧紧攥着手上对纸条,这东西可能关系道朵朵的未来。她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这想法一直在她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让她感到呼吸都开始紧促起来。

“笃笃笃。”

皮鞋敲打在地板上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猛然拉回了林梦思绪。

病房里有人!是谁?

林梦缓缓走过玄关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短暂两声响动之后是死一般的安静,对方似乎在等着她发现他的存在。

走过病房玄关处,视线豁然开朗,窗台不远处,逆光站着一个男人,那个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顾宇程。

第17章 玩的开心吗

顾宇程看见林梦小心翼翼的身影,烦躁地松了松领带。他嘴上带着嘲讽的笑意,眼底犬式不屑与厌恶。

“玩得开心吗?”

开口就是嘲讽,林梦心里一跳,知道顾宇程现在是话里有话,她不敢轻易回答。

“怎么,我问你话你就装哑巴了?”

顾宇程一步一步靠近,此刻他像一同暴怒的狮子,随时准备跳起来给对方致命一击。

“你别过来。”林梦下意识地往后退,虽然不明白顾宇程此刻的愤怒究竟从何而来,但是对方现在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的样子确实让她感到了一丝恐惧。

“你刚刚勾引男人的时候不是很开心吗?现在怎么怕成这样?”顾宇程一步步逼近,语气更是咄咄逼人,“知道怕了,那刚刚勾引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

林梦细眉紧蹙,不分青红皂白地往别人头上安罪名,这种事顾宇程做起来还真是顺手得很。

她苦笑一声,“你情况弄清楚了么?你知道我们说都是什么话吗?况且,你是我什么人吗?我干什么事,好像和你都没有关系吧?”

他情况都没搞清楚,凭什么在这里说着这些话?

顾宇程额头青筋跳动,手指捏得咔咔作响,喘息声粗重起来。所以,林梦现在是找到了靠山,有底气和自己叫板了?

他无心去分辨林梦话里动意思,他只知道现在林梦已经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一个跨步,顾宇程欺近林梦身前,双手紧紧拽住她的手腕,似乎要将人手骨捏断。

“嘶~”手腕的疼痛让林梦痛呼出声,她抬眼直直看向顾宇程,“放开我。”

顾宇程眼里的血丝蔓延开来,盯着林梦像是看着自己动猎物,势要将其撕裂咬碎。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

“噼叭~”几声轻响,林梦病号服的纽扣系数掉落,露出里面光洁动皮肤。

“顾宇程,你放开我,你这是侵犯。”

林梦拼命挣扎,手忙脚乱,想要护住自己身下的裤子,又想要护着身前的衣服。

顾宇程一个猛推,将人推倒在病床上,瞳孔深处满是愤怒:“有本事你就去告我。”

这样的日子,究竟又什么意思?

她紧紧攥着手中纸条,像是抓住了生命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林梦狠狠咬着自己嘴唇。

到最后,林梦终于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18章 她真傻

又一次感受了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梦里,林梦一直被恶魔折磨着,她不是不想反抗,只是反抗起不了任何作用。

“妈妈。”

朵朵,是朵朵的声音,她在哪里?

黑暗里,林梦一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也没能找到朵朵的身影。

朵朵,妈妈在,你别怕,你究竟在哪里?妈妈为什么看不见你。

“妈妈,你快醒醒,妈妈。”

声音渐渐清晰,林梦缓缓睁开眼睛。

“唔。”刺眼的白光洒进眼底,她伸手遮挡光线,待适应之后,一张白净的小脸闯进她都眼睛。

“朵朵。”

撑着身子坐起来,林梦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像被车碾过一般,没有一处不痛,但此刻她也顾不得身体的不适。

“呜呜呜,妈妈,你睡了好久,我怎么都叫不醒。”朵朵通红着眼睛,眼泪又一次泛滥起来。

林梦连忙掀开被子下床,蹲在地上,将朵朵上上下下检查一遍,发现没有任何伤,这才松了一口气。抱着朵朵又哭又笑,“朵朵乖,妈妈刚刚只是睡着了,没事啊。”

“呜呜呜,妈妈。”

“好了,朵朵不哭,妈妈没事。”林梦伸手擦拭朵朵脸上的眼泪,嘴边带着笑,脸上却都是泪。

顾宇程进门正好看见母女俩这个样子,心里感觉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酸酸瑟瑟的。

“你女儿很好,放心吧。”

顾宇程的出现让林梦身体一僵,昨天那些惨痛的回忆又在脑海中回放。

她下意识将朵朵抱了起来,护在怀里,似乎在防备着面前这个男人。

顾宇程又怎会看不出来,眸光瞬间冷了下去,淡淡的扫了母女二人一眼,只是这一眼,林梦和朵朵都觉得浑身上下都被毒蛇窥视着。

林梦感到怀里的朵朵微微发着抖,她摸了摸朵朵的头发,安慰道:“没事啊,妈妈在呢。”

顾宇程眸光微敛,抿着唇没有说话。

林梦转头,脸上带着一丝为难。

“谢谢你照顾朵朵,我们没什么事,郑总你去忙你的吧。”

顾宇程捏紧拳头又松开,看着一脸疏离的林梦,心里很不是滋味,冷哼一声道:“记得我们的交易,我现在把你女儿完好的送到你身边,你就要履行自己的承诺。”

“嗯。”她真傻,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还是一场不公平的交易,她为什么会说出谢谢这个词?

顾宇程又扫了一眼林梦怀里的孩子,心底竟然有一丝怜悯。但一想到这是林梦和野男人的种,他眼底再没有一丝温度。

接下来的一周出奇地平静,顾宇程答应了林梦将朵朵松回她身边便不会食言。林梦就这样带着朵朵一起住在了医院,这一周里,朵朵甚至已经和小凯成为了好朋友。

大多数时候,顾宇程会过来看一眼,朵朵自上一次看见了顾宇程愤怒的模样,心里一直有点害怕。但是小孩总是健忘的,没过几天,朵朵又像之前一样对顾宇程有着天生的依赖感。

第19章 你愿意跟我走吗

“凌皓叔叔,妈妈什么时候可以绿轴回家啊?”

朵朵拉着顾宇程的小手指,眼里事信任和期盼,这里虽然有小凯和她玩儿,但是她总觉得妈妈在这里住着并不开心,她想让妈咪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

顾宇程一愣,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快了,朵朵。妈妈应该很快就能和你一起回家了。”林梦出声回答。

顾宇程今晚本来是来医院陪袁乐思的,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就是来了这间病房,这种事已经是这周第五次发生了,几乎是每晚他都会过来待两个小时。

当意识到自己不正常的举动的时候,顾宇程觉得自己简直像是鬼迷了心窍,或者是被面前这女人迷了心窍。蛇蝎美人这个词用来形容林梦再合适不过。

“马上要准备手术了,到时候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能出院。”这也是顾宇程一直安慰自己的话,是手术都会有风险,虽然林梦右肾有点问题,这也不过就是增加了点风险而已,只要她运气好点,那应该就没有任何问题。

林梦没有说话,静静听着,默默计算着日子,盘算着朵朵的未来。

手术的日子马上临近,林梦到底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去麻烦沈自卿。那男人只不过是人生中的过客,她怎么好意思去请求别人照顾自己的女儿?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事。

花园里,小凯和朵朵正在玩捉迷藏的游戏,林梦和沈自卿坐在长廊板凳上。

“自卿,我明天就要走了。”

这几天两人已经成为了好朋友,至少在林梦看来,两人是。

“你,要离开?去哪里?”沈自卿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凯和朵朵,两个孩子说那么的开心。

“唔,”林梦皱眉,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去天堂还是地狱?“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去哪里,或许几天后就知道了。”

几天后,自己是死是活,就有结果了。

沈自卿一愣,心里有一股冲动。其实这几天下来,他已经把林梦的事情调查清楚,也知道林梦话里的意思。

“林梦,你愿意跟我走吗?”沈自卿突然握住林梦的手,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点。

林梦嘴唇张合几次,眼底满是震惊,她可以走吗?跟着沈自卿走,又能走去哪里?

“那个,我打算带着小凯去美国养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一起离开这里。”沈自卿意识到自己刚刚那突兀的请求将人吓到了,终于是想了个理由圆了回来。

“我,”林梦皱眉思考,她可以吗?顾宇程到势力,林梦十分了解,那股强大到变态的势力,沈自卿根本没办法与之抗衡。

“你愿意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热门小说更新顾宇程袁乐思完结阅读-顾宇程袁乐思(完整版)笔趣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