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月顾尘意分离无悔小说是什么名字-小说(莫月顾尘意)分离无悔大结局阅读

莫月看着时扬,眼里藏匿着几分诧异。
沉默片刻,她缓缓启唇。
“因为我还有些事没做完。”
莫月的这个答案让时扬有些费解,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虽然他想要和莫月在一起,但有些事急不来。
就像之前洛大峤说过的一句话,现在的莫月在感情方面非常脆弱,她要接受一段新的感情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时扬低着头继续剥虾,等到剥了有大半碗的时候,他将面前的碗送到莫月面前。
“吃吧。”
莫月看着那些虾仁有些受宠若惊,“给我的啊?”
“是的。”
时扬摘掉一次性手套放在一旁。
“你的手不太方便。”
莫月看着那些虾仁,心里被暖意填满。
就在时扬以为莫月会吃的时候,莫月忽然拿起碗倒了一半分在时扬的碗里。
“你…”时扬有些不太明白莫月的用意。
“好东西一起分享,时老师对我这么好,我当然也要对你好啦。”
莫月这句话是发自内心说的,没有任何虚伪的东西夹杂在里面,不像和顾尘意交流时,满嘴谎话。
时扬看着莫月,唇角微微向上扬。
吃完饭,时扬带着莫月去了鞋店。
“时老师,你要买鞋吗?”
时扬摇头,“不是,是给你买,你这鞋不适合下雪天穿,容易滑倒。”
莫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确实,这鞋今天已经害她摔了好几跤了。
两人走进一家品牌鞋店,莫月挑了一双绑带的中筒马丁靴,就在她准备把手机给服务员扫码的时候,时扬突然先她一步拿出手机…
“刷我的吧。”
莫月笑笑:“时老师这是迫不及待地送我走吗?”
“嗯?”时扬不太明白莫月的意思。
“就是啊,在我们云祥县,送鞋的意思就是送走,很讨厌这个人的时候,我们就会送他鞋,意思就是快点走。情侣之间就更不能送鞋了。”
莫月其实不是在暗示什么,她就是把他们那边的一些民间说法当做话题拿出来说,最重要的是阻止时扬付钱。
“好。”
时扬收回手机,他记下了莫月说的那句“情侣之间是不能送鞋”的这句话。
两人走出商场,雪下的更大了,时扬拿出手机准备打车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到。
莫月想了想说:“时老师要不我们去坐地铁吧,前面几百米就有地铁站。”
“好。”
.
另一边,病房里,顾尘意和高楹两人在沉默中僵持了很久。
最后高楹先妥协…
“顾尘意,你好些了吗?”
顾尘意握着手机,他舔了舔后槽牙,脸上凝着一层冷霜。
他偏头看着高楹,很直白地说道:“能不能不要聊这些无聊的话题?你说我好不好?我的孩子刚刚被人‘杀’了,是你,你好吗?”
顾尘意眉头紧锁,他真的很想发飙。

莫月顾尘意分离无悔小说是什么名字-小说(莫月顾尘意)分离无悔大结局阅读

“高楹,我真的搞不懂你。”
之前是她心心念念要留下那个孩子,现在不过才几天的时间她就变得这么狠心。
换谁,谁能搞的懂。
高楹看着顾尘意,良久之后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孩子是两个人的,高楹是应该对顾尘意说一句,“对不起。”
顾尘意冷哼,把头偏向一边。
过了一会,高楹从包里拿出一本红色的丝绒本子,本子的封面有两个惹眼的烫金大字─“聘书”
“顾尘意,我升总经理了。”
顾尘意看了一眼,哂笑:“所以呢?要我恭喜你吗,高经理。”
“不是。”高楹很平静,不带一点情绪。
“是我想告诉你,为什么我要拿掉孩子。因为我想要这个经理的位置。”
顾尘意闻言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就为了一个经理。”
高楹点头:“对,就为了一个经理。顾尘意,其实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骨子里就很冷血。”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从小到大,都很坏。”
高楹把手放在那本聘书上,眼里一点波澜都没有。
“…”顾尘意没说话,因为他知道高楹肯定有话要说。
停顿片刻,高楹继续道:“我的路很难走,从我出生开始,顾尘意,我和你说说我以前的故事吧。”
高楹不等顾尘意说话便径直开口:“刚到陈四家的时候,我才五六岁,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直到我初潮来的那天,陈四进我房间我才明白。”
顾尘意被高楹的话吸引,确实,一直以来他都有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高楹能在那个环境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
高楹看了顾尘意一眼继续说:“那天晚上,陈四要侵犯我,我拼死抵抗,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用剪刀伤了他,他落下了不能人道的病,我得到了一顿毒打。”
“不过,我很幸运,没被打死。”
顾尘意把高楹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在了心里,他没有想过她以前这么难。
“后来呢?你又是怎么出来的?”
“后来,我学会了圆滑处事,也知道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我开始游说陈四的母亲让我上学,那时候我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干完所有的活,我就开始读书。”
“读书?他们会让你读书?”
顾尘意觉得这有点扯了。
“嗯,他们开始是不让,但我一直在骗他们,我说我会好好读书,挣了钱会回报他们。”
“那时候农村也有奖学金,虽然不多,但我拿到了,我把这些钱都给了他们。”
“所以他们就让你读书了?”顾尘意追问。
高楹点头:“不仅如此,我还保证永远不离开陈四。”
顾尘意还是不信,高楹看出他的心理。
“其实你别把他们想的那么厉害,当然,我现在说你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其中的辛酸苦辣也只有我自己体会,有些事只有经历了才会知道。”
高楹叹了叹气:“顾尘意,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其实是一个很有心机,为了自己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我真的没有那么好,我这个年纪,这种人生经历,我的感情不纯粹。”
“我和莫月不一样,我做什么都是有目的性的,包括谈恋爱也是。”
高楹说这么多的目的是什么,顾尘意懂得。
“嗯,你有心机,你冷血,你不择手段往上爬,那又怎么样?高楹,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行吗?”
顾尘意突如其来的表白让高楹有些猝不及防,她感觉自己心好似要飞出喉咙口…

083 对不起
这是高楹第一次在顾尘意面前羞涩的脸红,她白了他一眼,“正经点。”
顾尘意:“我很正经,是你一直不给我机会。我明白你说的,但我认为那都不是事。”
高楹反问:“那你认为什么才叫事?”
“我们能不能互相喜欢,在一起合拍不给拍,这叫事。”
高楹心砰砰地跳着,都说现在九零后弟弟很会,但没想到这么会。
“…”
高楹不语,顾尘意趁热打铁:“所以,楹姐,我们床都上过了,你真的不考虑和我在一起?”
顾尘意凑到高楹面前,那张性感的唇让人看的心神荡漾。
高楹别开眼不再看顾尘意。
“我不想谈恋爱。”
“那我追你,你给我个机会。”
高楹感觉耳根子越来越热,就在她分神之际,顾尘意直接偷了个吻。
“你…”
“我什么?”顾尘意满眼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痞帅,有种矜贵小公子的气质。
高楹感觉自己正被顾尘意牵着鼻子走,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这个臭弟弟。
“顾尘意,我们之间有很多问题,办公室恋情,你妈,还有莫月。”
“等等。”
顾尘意收起笑意:“这事和莫月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你们刚才还待在一起。”
高楹是处女座,对任何事她都希望能达到完美,没有一点瑕疵,包括感情。
如果她真的和顾尘意在一起,一定是不能接受前任这种东西的存在。
顾尘意解释:“她是来看我妈,不是来看我的。”
“高楹,我现在和莫月已经彻底不可能了,我要是心里还有她,我不会喜欢你。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离开莫月是因为她很幼稚,不懂事,作,我讨厌的东西,你身上一样没有,而她全是,你觉得我还有和她复合的可能性吗?”
高楹想了想说:“那以后呢?”
“什么时候?”
“之后你们会有交集吗?”
顾尘意沉思片刻说:“不管怎么说,我和她也在一起了六年,即便没有爱情也会有其他感情,但如果你介意,我可以不和她来往。”
顾尘意不是李成珏,他不会见一个爱一个,一旦投入,就会一心一意,当然如果他不爱了,也会很快抽身,就像和莫月那段感情。
高楹咬着唇,“那你妈还有恒远禁止办公室恋情呢?”
顾尘意信誓旦旦地保证:“都交给我,出了事,我替你挡着行吗?”
顾尘意虽然会给莫月画大饼,但是他不会给高楹画,因为真的很喜欢,舍不得。
高楹沉默良久,最后只说了一句:“我考虑一下。”
顾尘意没有异议,因为高楹能说出这句话就意味着她往前跨了很大一步。
.
冬色渐远,春色盎然,转眼就到了春天。
顾尘意伤好之后回到了北城,莫月也开始着手忙校庆晚会的事。
莫月小时候学过主持人,六岁的时候就在当地电视台儿童频道做主持人,所以这次北大百年校庆,学校领导特别邀请她担任校庆晚会主持人。
这些天莫月都在艺术系的练功房里背稿子,练仪态。
就在她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同学跑了进来…
“莫月,外面有人找你。”
“好的,马上来。”
莫月放下稿子,径直走出了教室。
教室外面,顾尘意正在看手机,忽然他一转身就看见莫月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她穿着白色的T恤,右边胸口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小白兔,下身是紧身黑色铅笔裤,腿看起来修长笔直。
一头黑色的长发扎成了松垮垮的丸子头,几缕漏网之鱼碎发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莫月沐浴在阳光下,这样的她很好看。
“你怎么来了?”
莫月来到顾尘意面前,她擦了擦脸上的汗。
“找你,有空吗?聊一会。”
“好啊。”
顾尘意指了指不远处的古树,“去那吧。”
“好。”
两人来到古树下面,浓郁的树叶形成了树荫,树下特别凉快。
顾尘意和莫月坐在长椅上。
“听说你是这次校庆的主持人?”
“嗯,对的。”莫月回应。
“哦,挺好。”
“噗~”
莫月一下笑了出声,“顾尘意,你这是干嘛?跑来找我说这么无聊的话?”
莫月当然不相信顾尘意是那种专门为了一个问题跑一趟的人。
所以,他肯定有别的话要说。
莫月说完这句话,顾尘意突然沉默下来。
今天的天气有些热,一丝风都没有,空气沉闷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莫月实在没有兴趣陪顾尘意在这里浪费时间。
“顾尘意,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莫月话音刚落,顾尘意就出口说道:“我和高楹在一起了,之前说做朋友的事就算了吧,她不喜欢。”
莫月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特别感觉,但随着时间流逝,她慢慢地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腐蚀,钻心刺骨。
“…”
莫月一直没说话,率粥顾尘意偏头看了一眼,问:“怎么了?”
莫月从自己的世界里剥离出来,她扭头看着顾尘意,呆滞地回应:“嗯?没有。”
“你…是不是很难过。”
顾尘意了解莫月,知道她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所以他觉得她应该还没有从他们的感情里走出来。
但其实莫月并不是如顾尘意说的那般难过,她只是觉得自己很倒霉,计划了那么久,结果还是这种结局。
袁渡渡曾经就问过莫月,如果顾尘意和高楹在一起了那该怎么报复。
当时莫月就特别害怕这种情况发生,没想到她运气这么差,怕什么来什么。
正确来说莫月不是难过,她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这么失败了。
莫月一直没说话,顾尘意就默认她是他说的那种情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莫月顾尘意分离无悔小说是什么名字-小说(莫月顾尘意)分离无悔大结局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