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玫瑰枯萎免费观看-小说于画倾沈承意(玫瑰枯萎)最新章节阅读

风刮得发梢都吹进了沈承意眼里,她眼角痒痒的,却只顾看着他俩,“想好了,就跟我开干!”
夏雪点了下头,看着沈承意,“小遇姐,前两天是你入职基德的日子吧,但是听人说你没去。”
沈承意静静望着远远的天边,太阳火辣辣的光洒在她身上,她沉默了很久,才回看向夏雪,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金万的案子,时间就是命。”
沈承意牢牢记着金万时间只还剩下十四天,这让剩下的每一天都显得异常宝贵。
但她并不想让夏雪三人知道,她不想让他们像她一样,背着厚重的压力去做事。
“我不去基德,就是要快速开始做金万的案子,到时候逼着于画倾,不得不让你们也进基德,并且我要努力为你们争取到比信通更好的薪资待遇,”沈承意说话间,神态跟着平和了下来,“你们什么也没问,就义无反顾的跟着我来了,我得对你们负责。”
她语气笃定,“再者,如果是一步步等跟进,等着于画倾给分配团队,再慢慢磨合,金万早就被瓜分完了。”
何恒轩问沈承意,“你不怕惹怒于画倾?”
沈承意笑了,“至少在金万的案子没做成之前,他不会对我有微词。”
她说着就越过他们两人,推开天台门,径直朝楼下走去。
何恒轩嘴角一咧,拍了下手,“走咯!”
夏雪抬脚去追沈承意。
生产大楼一楼,炙热天气下,四面都是玻璃窗的生产车间热得有如蒸笼。
沈承意见两人都跟了上来,她盘腿往地上一坐,厚厚的灰尘瞬时就飞扬了起来,她随手扇了扇,示意两人也坐下。
夏雪和何恒轩毫不在意,跟着沈承意坐在满是尘埃的地上。
沈承意从背包里掏出厚厚几沓资料来,拿在手中,看着两人,“这是相关论文重点内容摘要,对于评估这套设备继续使用的价值至关重要。”
她将手里资料各分了一份给两人,“再就是我设计的前期方案,用于收集评估对象各项指标。你们都看看,有不明白的问我。”
阳光透过有些蒙尘的玻璃射进来,灰尘在光线中挥舞。车间大门开着,四周静谧,只听见鼓噪的虫鸣声。何恒轩的汗水顺着额头滴下来,溅落在地上,很快蒸发不见。
好一会儿,夏雪浏览完,她抬起头来,“我没问题。小遇姐,你分工吧。”

第26章 我们组团重新出发
“好,”沈承意哗啦抖动着手中资料,“我会试着联系林总,请他指派对接人,以便我们要到这套设备的资产帐表清册和各类资料。”
“但是这段时间金万太动荡了,即使拿到清册,也很可能是不完整的,我们必须要依靠自己整理出完整的资产清单来。”沈承意神色严肃,这次评估,他们势必要克服重重困难。
何恒轩早收了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仔细看着资料点了点头。

小说玫瑰枯萎免费观看-小说于画倾沈承意(玫瑰枯萎)最新章节阅读

账实相符是做评估的基础和依据,不管拿到手上的机器设备清单全还是不全,他们都必须对这套设备进行全盘盘查。
“我强调一点,任何情况下,金万提供的所有资料都仅供参考,绝不可以依赖,”沈承意神色异常严肃,“每一样设备,必须自己将数量、参数、安装、使用日期和产权等一一界定清楚,仔细检查机器各种状况,绝不能因细节问题导致最终评估结果有误。”
毕竟,将来他们在金万资产评估单上签下的每一个字,盖下的每一个章,都会被无数双眼睛审视。只怕是稍有纰漏,就会被有心之人抓住把柄,搞不好就得背负上刑事责任,起步三年。
没有事情时,他们往往被委托方嘲笑是卖章的;有事情时,背锅的也往往是他们。
不用沈承意把话说透,夏雪和何恒轩都明白。
“下一步,按动力、传导、机械、仪器仪表等类别进行细分,仔细检查每一样设备技术性能、结构状况、运行维护、负荷状况和完好程度,尤其注意维修情况,以准确界定它的功能性损耗。”沈承意快速指派任务,“将各项评估业务工时预计好,我们三个人平行作业。”
她又继续说道,“这套专用设备是在瑞士进行专门设计和委托生产,我争取从金万拿到厂家联系方式,获得他们现在的详细报价以作参考。”
她话音刚落,夏雪就飞快接上,“小遇姐,我建议这次评估使用重置成本法,让可能接手的企业明白,重新购置这样一套设备既耗时耗力又相当耗钱,不是一般企业随随便便扛得住的。”
重置成本法,是在现实条件下重新购置这套设备,所需的全部成本减去评估对象各项贬值后的差额,以作为评估对象现在价值的评估方法。
夏雪的提议切合实际,沈承意却想再听听何恒轩的看法,她将目光投向了他。
何恒轩坐在一旁,凝神想了想,“我个人觉得收益推算法更合适,向目标企业展示使用这套设备未来可以获得的收益预期,更容易让企业心动从而接手。”
收益推算法是把资产未来各期产生的预期收益全部折现到评估日的金额,这个金额就是这项资产的估值。
两个徒弟提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估方法,沈承意心中尽管早已有定论,她却只是启发两人,“我们做这套专用设备的价值评估,不仅要让买卖双方都认可这个评估价,更重要的是要让金万能把这套设备以这个价格卖出去,不然,我们的评估就只是一场账面资产的游戏,对于金万来说毫无意义!”
“所以,大家回去再详细看看手头资料,我们两天后再碰面,那时一定要定下来用哪种评估法,我们时间紧,没时间耗!”
何恒轩认真听着沈承意说话,他连连点头,同时环顾生产车间。
这套专用设备总共六层楼高,占据了这栋生产大楼的大部分空间,一旁的楼梯顺着设备盘旋而上修到了楼顶。
他抬头望去,这堆庞大设备最顶端是硕大的本体聚合机器,连接着传送装置,再往下各层楼依次是挤压装置、拉纤装置、冷却及封装装置等。
何恒轩站了起来,走过去用力摇了摇楼梯扶手,转身叮嘱沈承意和夏雪,“大家对设备进行技术鉴定时,一定要使用安全绳,以防万一。”
“好。”沈承意脸上溢出笑容来,别看何恒轩这个 98 后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真到了干事时,这绝对是一个靠得住的队友。
讨论完,三人站起身来,拍干净衣服,个个都是一手脏灰。
沈承意将背包往背上一甩,“两日后在这里汇合,记得带上换洗衣服!我们得抓紧了,时间不等人!”
“好。我准备急救箱,安全绳的事就交给你了。”夏雪看着何恒轩,他默契的点点头,三人才在生产基地大门前挥手告别。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沈承意看着自己黑乎乎的手,她举向空中,眯起了眼。
她目光穿过指尖缝隙,夕阳金灿灿的光,像被风刮起的金粉,飞舞在她指尖。金色光芒里,一粒粒尘埃,在飞舞盈动。
她觉得,她看到的尘埃也都是美的。
那天傍晚,沈承意又爬上了金万生产大楼的天台,她在那里站了好久好久,看夕阳逐渐没入西山,看月亮从东山头升起。
她冷静而又快速的盘算接下来要做的一件件事情,如果能按照她设定的计划顺利推进,不出五天,她就能出具一份威信力极强的报告。
而在这五天后,她要立即去说服哥哥苏哲和周长东会面,寄望于周长东牵线搭桥,让金万的这套专用设备能顺利卖给白云股份。
而最重要的,是她要赶在程安明之前,赶在和周长东私交甚好的程安明之前做完这一切!
她能想到白云股份是破局的关键,一心想要吞了这套设备的程安明一定也能想到!
对白云股份之争,无可避免!
这才是一场真正的硬战!
接下来这两日,沈承意都在反复推敲和论证评估方案,毕竟金万的案子容不得半点闪失。
但眼下有件更为紧急的事,需要她立即处理。
首先,即便他们能收集齐有关设备的各项数据,也还是需要金万内部资料进行核对,以最终确认。
再者,正式开始评估作业后,他们出入金万生产基地总不能再从门缝中挤进挤出了,还有在基地需协调各种事项,首当其冲的就是,基地拖欠电费断电许久,她需要一台大型发电设备,此外,还需要从仓库运来原材料,在工人协助下进行填装试料,开机运行。
这样,他们才能检查机器各项状况。
凡此种种,她都必须得找林永生落实。

第27章 资产评估正式开始
这两日沈承意连着给林永生发去好几条短信,想要争取到对接机会,却都石沉大海。
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她也不能多打。
沈承意再沉得住气,眼看时间流逝,她不禁有点焦躁起来。
烦乱之中,她随手打开微博同城,翻了几条新闻,猛然看到同城热搜“金万老板坠楼治疗后康复出院”,匆匆看了几行,她眼睛瞬时亮了起来,抓了钥匙就冲出门去。
出了小区,沈承意一边拦出租车一边打给夏雪,“你叫上何恒轩,一个小时后在西南医院住院部会面!”
沈承意到了医院,仔细问过简源源后,看了眼已经守在住院大楼门口的各路媒体,她想了想,转去地下车库守着,把具体位置告诉了夏雪和何恒轩。
两人气喘吁吁赶来,何恒轩离着老远就开嚷,“小遇姐,发生什么了?这么急?”
沈承意把微博同城热搜翻给他看,望了望四周,“林永生今天会出院。但是,他会在住院部大楼门口虚张声势,等到记者都以为他已经走了,他才会走侧门步行来这个阴暗潮湿的小车库悄悄离开。”
她指了指自己身后那辆黑色商务车,“我在这医院有‘线人’,她说以往有大人物出院时基本都是这么操作,”沈承意心中的焦躁淡去一些,“我们今天必须得见一见林总,很多事,没有他来安排,我们完成不了。”
于画倾上次组局和林永生吃饭,沈承意就留了心眼,记下了林永生商务车的车牌,果不其然,在简源源的指点下,她在住院部旁边地下车库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林永生的车子。
夏雪和何恒轩对沈承意毫不质疑,三人在又闷又热又满是蚊虫叮咬的车库里从下午五点一直等到晚上八点,戴着口罩,又将帽檐压得低低的林永生才在他夫人和助理的搀扶下出现。
沈承意一眼认出林永生,她赶紧带着两人上前,“林总,你好!”
林永生停下脚步,看着热得满头汗又被叮得一头包的沈承意。
沈承意赶紧介绍,“这是我徒弟夏雪、何恒轩,听说你要出院,我带他们来看看你。”
林永生目光慢慢移向同样一脸汗的夏、何二人,他点头示意,略微思索了下,似乎明白沈承意另有来意,“大家不嫌弃的话,一起去我家里用个便饭吧。”
沈承意笑着回答,“林总,言重了,你刚出院,怕打扰到你……”
林永生摆了摆手,示意她无需再推辞。助理跨步上前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沈承意带着两人跟着一起上了车。
虽然林永生坠楼那日,地上铺着大大的气垫床,但二十来米高度带来的巨大冲击,让年过半百又常年透支身体工作的林永生难以承受,再加上年纪大恢复慢,他这一路上和吃饭时候都略显疲惫,话也没多说几句,倒是林夫人知道沈承意身份后,对着她好一顿道谢。
匆忙用餐完,林夫人就起身扶林永生回卧室休息。
沈承意三人跟着站起身来,她凝视着林永生,目光中有敬佩有担忧也有焦灼。
她想开口说金万资产评估的事情,但对着此时此刻仿若只捡回半条命的林永生,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安顿好林永生休息,林夫人出来时候,沈承意三人向她告辞,她没再挽留,将三人客客气气送了出去。
到了门口,她单独叫住沈承意。
“苏小姐,永生让我将这个联系方式交给你,”她将手里握着的一张便签纸递给了沈承意,“这是公司分管生产基地姚斌副总的电话,你们做评估时,有什么需要对接的事情,找他就行。永生刚才已经打过电话安排,他会全力配合你们。”
站在一旁的何恒轩和夏雪,憋了一晚上的期待终于得到落实,看向沈承意的眼神中流露出难掩的兴奋。
沈承意双手接过便签拽在手心里,她觉得那张小小的便签纸颇有分量。
她对着林夫人礼貌道谢告别。
第二天。
晨曦微露,三人已齐聚在金万生产基地大楼前。
沈承意昨晚已跟姚斌进行了初步对接。
期盼已久的案子,经过万般曲折终于开工,三人都是精神振奋。
夏雪心情极好,她一见着沈承意走过来,就忍不住想笑,“小遇姐,你这是打哪儿翻箱底找出来的身旧衣服!”
沈承意拉起洗得发灰的白 T 恤下摆给夏雪看,混不在意,“我都没舍得拿去做抹布,故意留着等这样的脏活时候穿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小说玫瑰枯萎免费观看-小说于画倾沈承意(玫瑰枯萎)最新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