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追的小说姜阿婉姬墨恒已更新最新章节-姜阿婉姬墨恒的满分小说强烈推荐

姬墨恒一怔:“破法阵?”
玄凛白眉蹙起,更添几分威严:“没错,宗门法阵一破,你可以取出姜阿婉的魂魄,但沧溟便会重返世间。”
姬墨恒下颚一紧,心绪渐渐凌乱。
玄凛看了眼忘川,似是在回忆往事:“千年前沧溟带领魔族屠杀我无数仙界族人,十位长老用万年修为才将他封印,为姜阿婉破法阵,莫说仙宗的人不答应,恐怕整个仙界都不会同意。”
为一个女子放出魔尊沧溟,这事传出去姬墨恒就算是仙尊都要背负骂名。
姬墨恒不语,却已陷入两难之地。
姜阿婉绝望的话犹在耳畔,但仙魔之间有着血海深仇。
且不说千年前十位长老的牺牲,半月前凌霄才以命将法阵补全,如今又要他来打破,他如何下得了手。
姬墨恒抬眸看向玄凛:“别无他法了吗?”
“杀了沧溟。”玄凛没有丝毫犹豫地回道,“沧溟一死,宗门法阵即使破了也没关系。”
这便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姬墨恒翊眉一僵,竟不知该说什么。
沧溟虽被封印,但万年修为仍在,他并无十分把握将他斩杀。
直至回到昆仑仙宗,姬墨恒耳畔还回荡着玄凛离开前最后的一句话。
“沧溟不是一般魔族,你若中了他的魔毒,你也会堕入魔道,再难回头。”
一旦入魔,他再难飞升成神,甚至要入魔界与昆仑仙宗为敌。
可要是想救姜阿婉,只有这两个方法。
正当姬墨恒还在权衡之时,以莫风为首的昆仑仙宗弟子纷纷涌入浮翎殿。
姬墨恒沉着脸:“何事?”
谁知他们齐刷刷地跪了下来,个个神情如临大敌。
莫风紧绷着一张脸,带着些许劝诫的语气道:“掌门,就算姜阿婉没有杀于湛,但她入魔是事实,掌门万不可为了她破了宗门法阵啊!”
“是啊掌门,请三思啊!”
众弟子纷纷应和着,生怕姬墨恒心一软就决定为姜阿婉打破那宗门法阵。
姬墨恒闻言,脸色更加难看,眉目之间都透着一股怒气。
这事也就他和玄凛知道,玄凛从冥界离开后去了蓬莱岛,整个昆仑仙宗也就只有他知道破法阵能救姜阿婉的事了。
“是谁告诉你们本尊要破法阵的?”姬墨恒微眯了眯眼,气势极为摄人。
弟子们面面相觑,却无一人应答。
莫风又硬着头皮开了口:“掌门,此事关乎仙界安危,望仙尊慎重。”
姬墨恒扫了一眼眼前神情紧张的弟子们,背过身捏了捏眉心:“本尊自有打算,下去。”
听着他语气中有丝不耐,众弟子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他紧蹙着眉,撑额盘坐在殿中榻上。
玄凛说姜阿婉命格不凡,所以才不会落得灰飞烟灭的结局。
由此一想,姬墨恒不禁又回忆起十年前长老说他命中有一段情缘。
若想成神,必须找到与他有缘之人了续一世红尘,才能无欲无念飞升。
他不信,但却还是下了山。
下山当天,他从恶鬼手中救下了姜阿婉,并且将连心玉给了他。
他的随意之举,改变了姜阿婉的一生。

多人追的小说姜阿婉姬墨恒已更新最新章节-姜阿婉姬墨恒的满分小说强烈推荐

甚至是他亲手将她送上的绝路。
念及此,姬墨恒竟有种心被挖空的剧痛感和空寂感。
他从何时开始会对姜阿婉有这种感觉了?
难道她便是他这一生的情缘吗……

第十六章新的魔尊

思过崖。
即便是仙宗尊主的姬墨恒,靠近思过崖都觉有种如山沉重的压迫感。
这就是有上万年修为的魔尊沧溟给人的震慑。
姬墨恒看着深不见底的断崖,阴冷的风像是将他还在隐隐作痛的心镀上了一层冰霜。
以姜阿婉那身中寒毒的身子,在崖底待了三天,她到底是如何度过的。
垂在双侧的手渐渐收紧,指甲也深深陷进掌内,但这点痛却让姬墨恒觉得太微不足道。
他屏息凝神,纵身一跃,直入思过崖崖底。
万丈深崖,姬墨恒手执长剑立于一片黑暗中。
如鹰般犀利的眼神紧紧盯着眼前被仙锁束缚住的黑衣男子。
“沧溟,被困千年,你还妄想逃出去吗?”
姬墨恒似是在嘲笑他的愚蠢和冥顽不灵。
沧溟缓缓抬起头,动了动被锁住脊骨的背,脸上竟无一丝痛苦神色。
他如血的眸子看了眼带着杀意的姬墨恒,阴笑道:“为了姜阿婉,你要想杀了本座是吗?”
姬墨恒有一瞬间错愕,沧溟竟然知道姜阿婉?
难不成是姜阿婉被罚的那三日,沧溟对她做了什么?
沧溟瞥了眼姬墨恒紧了几分的手,嗤道:“六界之内,什么事本座不知道,姬墨恒,为了一个女人,你甘愿入我魔道吗?”
姬墨恒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眼前满身邪气的沧溟:“入何道全凭本尊。”
他眼中杀意骤涨,目光定在沧溟心脏处。
只要杀了沧溟,他便能将姜阿婉被困在法阵中的魂魄取出来。
沧溟仰头狂妄的大笑出来:“你难道不想知道姜阿婉是如何入魔的吗?”
姬墨恒身形一怔:“与你有关?”
“她入魔也是因为你。”沧溟眼中满是戏谑,像是在说一件趣事,“让姜阿婉感受一下活着比死了更痛苦,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她为你闯断魂窟、下血海,受尽罡风折磨后从极寒之崖爬了两个时辰才爬上去,你倒是干脆的赏了她一掌。”
“你们仙族满口大仁大义,个个心系天下,但身为仙宗尊主的你,对姜阿婉却狠过妖魔呢。”
“本座差点忘了,姜阿婉应该算是你杀的,就算她不祭阵,你那一掌也足够让她魂飞魄散了。”
“姬墨恒,你无心无情的模样真的像是我们魔道中人。”
“你对姜阿婉说她活着是为了赎罪,那你如今来杀本座只是为了救她,那你是不是也在赎罪呢?”
沧溟看似为姜阿婉抱不平却实为讽刺的话字字像是利刃一样,绞的姬墨恒喉间一紧。
过去关于姜阿婉的一幕幕尽数化作刻骨的痛云鞭笞着他晃动的心。
姜阿婉磕头磕的头破血流求他杀了她,求他相信她。
还有最后那一句断断续续为证清白的毒誓,无一不在嘲讽他的冷漠。
他对苍生大仁大义,唯独对姜阿婉无情无义。
沧溟看着姬墨恒如浸了血的眸子,悠悠道:“你就算杀了本尊也救不了她,因为她已经是魔了。”
他向前倾了倾身子,轻而冷冽地又说了句:“你是仙,你救不了魔。”
伴随着沧溟的笑,姬墨恒已将剑指向他,声音仿佛从地狱中传出一般。
“杀了你,我便可以成为新的魔尊。”

第十七章为情入魔

沧溟嘴角的笑意一僵,身为仙尊的姬墨恒居然能说这种话,看来他是铁了心要救姜阿婉了。
“是吗?本座倒是想看看你入魔是何模样……”
沧溟话音刚落,姬墨恒的剑已穿过冲冲魔障刺入沧溟的胸口。
被注入仙力的剑散出金色的光,沧溟身上的魔气似是被这些光吞噬了一般渐渐散去。
沧溟猛地吐出一口黑血,连同魔丹都被逼了出来。
姬墨恒广袖一挥,将魔丹握在掌内,蹙着眉看着喘着粗气的沧溟。
以他万年修为,即便被困,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他杀了他。
姬墨恒睨了眼手中红色的魔丹,心里不由的生了一丝疑虑。
沧溟垂着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好一个为情入魔,姬墨恒,你可别后悔……”
随着长剑的抽出,沧溟渐渐化作一阵黑烟伴随着笑声渐渐消散。
整个思过崖的邪气也渐渐消失。
浮翎殿。
姬墨恒站在殿外,微微仰着头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眼底的薄薄的期盼慢慢浮了上来。
他还未成魔,因为他还带着些侥幸。
只要破了宗门法阵,取出姜阿婉的魂魄,他自然有办法为她重塑肉身,何须入魔。
他缓缓抬起右手,食中指闭拢,唤出法阵。
顷刻间,天忽然阴了下来,一个金色大阵再次盘旋在昆仑依誮仙宗的上空。
“姬墨恒!你要干什么?”
赶来的二长老和三长老震惊地看着正在施法的姬墨恒。
看他的模样不像是加固法阵,更像是在破除。
姬墨恒旁如无人地念完咒语,正要将法阵打破,二长老立刻挡在他面前,怒不可遏:“姬墨恒!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姬墨恒瞳色瞬间冷了下去,摊开了左手:“沧溟已死,本尊要救姜阿婉。”
看着他手中的血红色的魔丹,二长老先是一愣,眼神里满是怀疑。
纵使姬墨恒是千年难得的仙族奇才,但沧溟却也是有着上万年修为的魔界尊主,姬墨恒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将它杀了呢?
“胡闹!”
还是三长老先反应过来,他指着宗法大阵道:“宗门法阵不止是为了封印沧溟,它还是保护昆仑最后的屏障,一旦法阵被破,群龙无首的魔族再袭,昆仑必定生灵涂炭!”
“是啊姬墨恒,你可是掌门,怎么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二长老紧张地看着姬墨恒拿着魔丹的手。
姬墨恒有一瞬的愣神,他此刻所做的只是为了将姜阿婉救回来。
无论是因为他错怪了她而产生的愧疚,还是因为心尖上的情愫。
他只想救姜阿婉!
——你是仙,你救不了魔——
沧溟的声音再次回响在姬墨恒耳畔,让他心海翻滚起一阵火焰。
仙又如何,魔又如何,不过一念之间而已。
“让开。”姬墨恒冷冷地看了眼前两位长老,没有退让的意思。
三长老看着他决绝的模样,怒上心头:“姬墨恒,你当真要为了那魔女牺牲我昆仑吗?你这样会入魔道的!”
“就算本尊成魔,也定会护昆仑和仙族无事。”
姬墨恒说完便纵身飞向法阵。
“姬墨恒!”
宗门法阵被破,整个昆仑都如同山崩地裂一般晃动起来。
二长老看着空中盘旋着像是千年前那天的黑气,气息都近乱了:“完了。”

第十八章魂魄不全

宗门法阵消失,姬墨恒却只取得姜阿婉的二魂六魄
缺一魂一魄,根本无法救她。
见姬墨恒将姜阿婉的残魂小心收进袖内后,二长老恨恨道:“姬墨恒,你闯大祸了!”
话音刚落,一个弟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手忙脚乱道:“掌门,长老,仙宗外魔气肆溢,恐怕他们又要来犯了!”
两位长老脸色大变,而姬墨恒却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他眼底只流过一丝疑虑。
他才破法阵,魔族就来犯,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
同样的,玄凛在忘川与他说破法阵可以救姜阿婉一事,回来后没多久弟子们就来阻挠他。
看来这昆仑仙宗是出了内鬼了。
姬墨恒眼眸忽的一暗。
兰如沁……
一声巨响打断了姬墨恒的思绪,仙宗外的天空黑压压一片,那片黑暗似是要将整个昆仑都要包裹起来。
“不好,是魔族!”三长老惊呵一声,忙命弟子迎战。
姬墨恒看了看远处,魔气虽盛,但不过都是些微不足的小魔。
“不必慌张,本尊自会处理。”姬墨恒沉声道。
话音刚落,他便纵身飞离浮翎殿。
解决两个小魔以后,姬墨恒便去了蓬莱岛。
玄凛见他一身仙气中带着点污浊之气,双目一怔:“姬墨恒,你杀了沧溟?”
姬墨恒点了点头,但他此刻并不想理会沧溟,他将姜阿婉的残魂从袖中取出,水蓝的光芒若隐若现,像是在告诉别人此刻一个魂魄的虚弱。
“为何姜阿婉的魂魄不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范文风学习 » 多人追的小说姜阿婉姬墨恒已更新最新章节-姜阿婉姬墨恒的满分小说强烈推荐

赞 (0)